第一章
  
  季揚被鬧鐘震醒,抬起手機眯著眼睛看時間,第一眼卻注意到了一則推送的新聞。
  
  「爆料,著名遊戲主播Louie其實是AI?!」
  
  Louie是時下正火爆網遊的一位遊戲主播,他雖然出名,但是出道的時間並不久,仔細算起來也就是這個暑假開始沒幾天,直到現在不過兩個月。然而他目前已經是全球最大直播平台數一數二的主播之一,各國粉絲加起來成噸,季揚也算是其中小迷弟一個。
  
  他被這條新聞一下驚得沒了睡意。
  
  季揚揉揉眼睛解鎖手機,隨手點了自動閱讀,翻身下床進了衛生間。
  
  等他刷完牙,大概也就將新聞大意說的核心內容聽完了,稍微一琢磨竟然也立場不堅定的覺得有點道理。
  
  Louie在遊戲中展現的技術幾乎逆天,幾十個遊戲角色除了他不玩的輔助位置,什麼冷門英雄到了他手上都能血秀。經過媒體和社交圈的傳播,短時間內燒了一把爆紅的火。直播兩個月,大小也打了起碼五六百場遊戲,他竟然加起來就死了兩次,兩次裡還只有一次是被敵方隊員打死的。
  
  報導裡面將這一點當作關鍵證據之一。
  
  「我們採訪過幾位職業選手,基本都認為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是遊戲官方已經出面澄清過,Louie的在遊戲中的確不存在使用外掛的行為。」
  
  報導中的另外論據則包括,Louie在直播中幾乎不和觀眾互動,三次元根本沒有一點曝光。可以說除了他在電腦屏幕裡展現的操作外,觀眾對他的瞭解根本為零。他唯一開口過的一句話中透露的兩門差異極大的語言卻都標準到驚人咋舌,在後續報導裡媒體將之稱為「這極有可能因為是AI合成音的緣故,畢竟Louie的個人資料裡顯示他是C國人。」
  
  然而要說最大的證據,則被認為是前幾天Louie在接受網站採訪的時候透露過自己操作的要點是清楚記得對面成員和己方成員的技能冷卻時間,以及每個成員可能再下一秒會使用的技能與自己的最佳應對方式,躲閃或者進攻的位置都能據此卡得精準。
  
  即便聽上去很可行,也的確有不少高端玩家都會用這一招。但只要玩過任何網遊或者手游的玩家都清楚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記住一會兒容易,記住個大概也容易,可全場記住一次不出錯?再說,就算你真的預測了又怎樣?技能釋放都是瞬間的事情,真能在零點幾秒裡把這些想清楚還要釋放自己技能的玩家怎麼可能存在?
  
  說到底被人詬病懷疑最多的還是Louie那逆天的死亡率。
  
  不管報導怎麼說,季揚還是挺喜歡Louie的。技術流麼,總是最容易積累粉絲,更何況在那個直播平台做成這麼大一個主播的C國人還算史無前例頭一個,何況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而作為Louie的粉絲之一的季揚則就很普通了。從小到大一路平平無奇,除了大學是個名校,別的似乎就沒什麼特別耀眼的地方。
  
  他洗漱完畢走出房門準備吃早飯,一雙肉乎乎的手臂忽然撲上來抱住了他的大腿,是他哥的女兒雯雯,今年三歲。
  
  「叔叔。」
  
  季揚一彎腰將地上蹲著的胖娃抱起來,然後重重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笑問:「雯雯怎麼來了?」
  
  季雯雯奶聲奶氣的說:「爸爸說你明天就要去上學了,我就讓他帶我來看看你。」
  
  「哎呀真是我的小寶貝兒。」
  
  季揚抱著軟乎乎的侄女走到餐桌旁坐下,季雯雯熟門熟路主動將季揚的手機掏過去要玩,低著頭漫不經心的問他:「叔叔,你男朋友找到了嗎?」
  
  會心一擊了小寶貝兒。
  
  初戀都沒能順利交出去的萬年單身狗季揚沒想到,一大早才起床在自己家裡都能受到傷害。
  
  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的季揚他嫂子張琳接收到季揚的目光,立刻舉手並開口撇清關係:「不是我教的啊,是你哥。」
  
  季揚他哥季浩坐在一旁指尖飛快敲擊鍵盤處理工作表,人則頭也不回的道:「難道你單身至今不是事實嗎?做人面對現實比較踏實。」
  
  「吃個早飯能給你氣死。」季揚鼓著臉用力咬了一口油條,可事實辛酸也無從反駁。
  
  這屋裡只有一個奶娃娃季雯雯最貼心,她放下手機抱著季揚摸了摸他胸口,「叔叔不氣的。」
  
  季揚的確是個小基佬,性向家裡人都知道的。他爸媽雖然說起初有點失望,但這失望很快就因為他大哥結婚以及季雯雯的出生給沖淡了。
  
  人生這麼艱難,還不如打兩盤遊戲,季揚一下對網癮少年們有了點感同身受。
  
  等和小侄女親熱完,順便解決了早餐,季揚立刻回到房裡打開遊戲客戶端。
  
  他在玩的是時下火遍全球的一款網遊,也正是Louie直播的那一款。
  
  趁著遊戲加載的過程中季揚又用手機習慣性的把Louie的直播間給打開,Louie一般在早上直播一小時,晚上直播兩小時,現在剛好是他的直播時間。季揚準備開始日常觀摩,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為carry位就是季揚心中的目標。
  
  登錄成功後,季揚先整理了一會兒自己的遊戲裝備,等按下匹配後再瞥了一眼直播,屏幕中Louie也點了匹配不久。季揚一路也沒多想,直到匹配成功進入角色選擇的時候,他再看一眼Louie的直播界面,怎麼他兩邊顯示的角色選擇和自己這邊的遊戲界面正好相對?
  
  季揚已經覺得心頭怦怦跳。他雖然遊戲段位不錯,但幾乎一路都是輔助為主玩躺贏路線,要真和Louie排到一場遊戲裡,那把角色血量擴充十倍也不夠他打啊。
  
  慌都來不及多慌一會兒,季揚睜大眼睛看著遊戲界面跳到五五相對的最後加載界面,看見對面的打野位置ID赫然是:Louie路易。
  
  他再低頭看了直播界面,自己作為Louie的敵方成員,唯一一個中文ID:揚揚不想起床,也是蠢裡蠢氣非常扎眼了。
  
  排到一場就算了,偏偏還在敵對方,這是造的什麼孽。
  
  季揚手都快抖了,一半是迷弟的激動,一半是真惶恐。他劃開直播間的彈幕,一片白花花的彈幕將直播畫面完全蓋過。
  
  「日常同情對面玩家。」
  
  「能把高端局完成虐菜的只有我Louie。」
  
  「啊啊啊,路易求嫁!」
  
  大概是因為季揚看過的那篇文章,彈幕裡也有些帶節奏的黑子。
  
  「一個遊戲公司推出的AI也能有這麼多智障粉,呵呵了。」
  
  「Louie是AI,AI,AI,快取關吧。」
  
  「黑子真噁心,羨慕嫉妒恨吧,滾滾滾!」
  
  彈幕裡的觀眾熱情高漲,絲毫不能感同身受季茶此刻的糾結。
  
  不等季揚多想,遊戲音效立刻提示他遊戲開始。他趕緊一手握住了鼠標,另一手按住了鍵盤,深吸一口氣準備無論如何好好打完這一場,反正又不是沒有輸過。
  
  可他才把心態穩住,隊友們就不行了。
  
  「F**K!剛在看你直播,大神求合影。」
  
  「我竟然排到了Louie,感天動地!」
  
  「靠之,這我特麼還玩什麼……」
  
  五個成員裡有三個嚷著要去合影留念的,還有一個自暴自棄說要掛機的,最後只剩下他去清理兵線。
  
  這款網遊雖然區分了不同的地區的玩家,但是絕大多數玩家還是會選擇總服,總服匯聚了世界各地的玩家,只是在遊戲裡的交流和語音都會被智能的翻譯成為當地語言,不影響遊戲體驗還能真正鍛鍊技術,這也是總服反而玩家最多的原因。
  
  季揚知道Louie從不在遊戲中打字做回應,所以就算心裡也挺癢的,但也沒有熱切告白或者要求合影。
  
  我要做一個冷靜自持的路人粉,這樣Louie才會覺得我是個清純不做作的小白蓮。
  
  等他清完一波兵線順便把不要臉的腦洞收回來,邁著遊戲角色的小短腿到自家野區準備哼哧哼哧以輔助那點薄弱的攻擊力打個野怪漲漲經驗的時候,就看到屏幕上突然接連閃過的三殺提示。
  
  才三級的Louie就在敵方野區用騷包至極的操作單殺了他這邊的三個隊友,關鍵是他的隊友被殺了還很沒出息語氣蕩漾的打字:「啊~~被Louie殺了,舒服舒服。」
  
  「6666」
  
  「男神正面上我!」
  
  季揚操作著的才剛兩級的角色站在已經暴露視野的草叢邊緣,忽然有點不知道該前進還是後退好。就在他猶豫的一瞬間,Louie操作的角色已經在他身前兩步遠了。
  
  就算Louie的角色雖然只剩下大概兩滴血,季揚也知道上不了。絲血反殺就是Louie的絕活啊,秀過不知道多少次,各大視頻網站點擊都快爆了的粉絲錄屏都可以批發了。
  
  果然Louie半點沒有慫的意思,一技能位移直接到了季揚面前。季揚心想反正橫豎都是死,還是要反抗一下死的光榮,誰成想他放出去原本以為會被Louie完美躲開的技能,妥妥的打在了對方角色身上,一下將Louie打得只剩下絲血。
  
  季揚下意識普通攻擊補了一刀,遊戲界面立刻閃出玩家Louie被擊殺的提醒。
  
  這這這簡直不科學!季揚自己都懵了。
  
  季揚低頭看了一眼直播界面,他馬上找到了自己突然能單殺大神的原因。Louie的遊戲界面的網絡延遲到了幾乎不能直視的地步,造成操作無效給季揚送了個人頭,和他自己的菜雞技術半點沒關係。
  
  可無論怎麼說,他現在都是第二個在遊戲裡殺過Louie的人,激動過頭的季揚差點從椅子上翻下去。
  
  至於他原本對遊戲已經情緒不高的隊友們一下子也給驚了。
  
  「厲害了,輔助單殺路易,看來有的打!」
  
  說完一下都湧了出來各司其職。
  
  對面玩家幫Louie解釋,「就是網卡了,不然四殺了。」
  
  直播界面的彈幕裡則是紛紛興高采烈的為主播死了慶祝,這也實在是因為Louie死一次和中五百萬大獎一樣難得。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揚揚不想起床你火了哈哈哈哈。」
  
  「名垂青史了我的揚揚。」
  
  「揚揚請接受讓我加你好友哈哈哈,也算間接接觸了我路易。」
  
  「AI真陰險啊,報導一出立刻就死了一次,覺醒吧人類!」
  
  不過Louie的網絡問題似乎也就卡了這麼一瞬間,因為好不容易才重拾信心打了一波反撲的季揚的隊友們,很快又在Louie復活之後被他殺了個乾乾淨淨。
  
  重新當回光桿司令的季揚心裡苦哈哈,就算一對一隻剩下他和Louie活著他也站在塔下不敢出去。畢竟對面剩下四個加起來都沒有一個路易可怕啊了個去。
  
  可現實殘酷,正在季揚畏畏縮縮的清理兵線的時候,Louie又從野區閃到了他面前,還明顯是帶著一套大招毫不留情秒他來的。
  
  季揚心想這次自己一定翹辮子了吧?可誰知道突然間Louie的網絡又應聲卡住了,幾乎是慢動作的走到季揚面前在防禦塔的助攻下給了他一個人頭。
  
  季揚還是懵的,低頭看彈幕也是一片以為自己瞎了眼,這網絡是認人的嗎?
  
  「???」
  
  「不科學,這網絡不科學。」
  
  「恐怕是有毒了!」
  
  「怎麼一見這個揚揚就延遲這麼誇張,下了蠱嗎這是。」
  
  就連網絡另一端的秦路易也難得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自家網線,懷疑裡面莫非住了個妖怪。
  
  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網線裡可能還真的住了個妖怪。因為接下來短短的十分鐘戰局裡,Louie只要到季揚面前幾乎必定卡頓,就這樣前後給季揚殺了五次。
  
  即便其他成員被Louie殺得死去活來,季揚最後輸了遊戲,也無法抹殺這歷史性的一場遊戲戰績。
  
  他,菜雞輔助,單殺路易五次,青史留名!
  
  季揚此刻覺得自己要麼是在夢裡要麼就是擼多了眼花。撲到電腦屏幕面前反覆確認後,他雀躍的忍不住嗤嗤笑,抱著自己手機撲到了床上來回滾了四五圈。最後還是化解不了自己的激動,於是暗搓搓的登錄沒幾個人知道的微博去掉關鍵詞,發了一條微博以示慶祝。
  
  「一局五次,五次,我破紀錄了,謝謝L的網絡神助攻,讓L躺平被上啊哈哈哈哈嗝」
  
  大概是由於網絡這種神奇的抽法,Louie今天只玩了這一局就關了遊戲,大家在表示理解之餘發現他並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關了直播,於是也沒有人馬上離開。
  
  過了一會兒,眾人沒有預料的時候,一個年輕的男聲突然冒了出來。
  
  「這場直播由於我的網絡原因,影響了直播效果,希望大家不要糾結於普通玩家,影響到對方以後的遊戲體驗。另外需要澄清的一點是,AI之說純屬無稽之談,最後,由於個人原因下周起白天的直播取消。」
  
  竟然是Louie開口說話了,說得還不是一兩個字而是一段話,足以將吃驚之中的觀眾們召喚回魂。
  
  這其中最感動的要屬季揚。遊戲主播他見過不少,大部分情況下沒幾個主播會為對手專門說話,更有一些主播會暗示或者假裝不經意的引導粉絲做一些不理智行為。可現在Louie被自己撿便宜殺了五次直到破紀錄,竟然還幫自己開解觀眾。
  
  雖然聲音明顯被人為稍稍調整過,可是裡頭的磁性是改不了的,隔空傳來了成噸帶著男友力的呵護,人格魅力閃著金光從電腦裡撲了季揚一臉。
  
  單身狗季揚還是頭一次對個電腦那邊身份都不明的人物春心大動,心裡湧來湧去的情緒難以發洩,差點兒把床墊裡的彈簧錘塌了。
  
  看來新學期得努力把脫單的事情提上計畫表了,不然對個素未謀面的人都能發.浪,季揚睡前帶著自責的心想。
  
  作者有話要說:  背景說明:半架空,攻人設蘇破天,作者偶爾邏輯死,全文傻白甜。
  
§ 第二章
  
  結束直播後。
  
  秦路易關了電腦,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眼睛。他的手指修長,指甲蓋也修的很整齊,閉著眼睛依舊可以看出眼睛輪廓相較於普通東方人深邃一些,還有褐色的發色也稍顯不同,這是他外表更像自己生母的緣故。
  
  房門在這個時候被人輕輕地叩了兩下,秦路易睜開了眼睛。
  
  「路易,我可以進來嗎?」一個溫和的女聲響起。
  
  他起身去開門,不過只開了半人寬的距離就停住,並沒有讓門外的人進來的意思,「阿姨有什麼事嗎?」
  
  門外的陳蘊對於秦路易的冷淡還是忍不住面露一些尷尬,她儘量堆起笑容語氣溫和的問:「那個,阿姨想和你聊一聊學校的事情,我們能進屋說嗎?」
  
  秦路易這才往後退了一步,繼而轉身先走了進去。陳蘊跟在他身後進屋,瞥眼就看見床邊已經收拾好的行李箱,顯然秦路易已經做好了離開的準備。
  
  不等她開口就聽秦路易開口說:「學校我會提前一週過去,也就是明天,你們工作忙不用送我,爸爸那裡以後也麻煩阿姨你多照顧。」
  
  陳蘊在敲開秦路易房門之前心裡已經百轉千回的說辭一下給卡住了。
  
  秦路易實在很像他父親,話並不是很多,但只要開口說話即使語氣溫和卻也不容反駁,斷了餘地又滴水不漏。
  
  秦路易的父親秦禮因為秦路易不聽他的安排,執意自己選了國內的學校而正在氣頭上,晚飯時還說要斷了秦路易的學費與生活費,父子兩個鬧得很不愉快。夾在中間的後媽陳蘊反而是最擔心的那個,此時趁著秦禮在書房打電話的當口偷偷揣著銀行卡過來了。
  
  她早就料想自己無法說動秦路易,只是沒有想到秦路易連開口的機會都沒給自己。
  
  「那個,阿姨都尊重你的意願,」陳蘊整理了下措辭,重新開口,並將自己手上的銀行卡放到了秦路易的電腦桌上,「這張卡里有五萬塊,開學的時候花銷比較大的,你把這個卡帶上,什麼時候卡里沒錢了就和阿姨說,我再給你打。」
  
  「不用了阿姨,」秦路易沒有要的意思,「我自己有錢。」
  
  秦路易淺褐色的瞳仁裡情緒很淡,陳蘊就更侷促起來。路易是個非常優秀的孩子,這從她一年前初到秦家的時候就知道。她心底裡是很想有一個自己和秦禮的孩子的,但礙於照顧秦路易的情緒,她嫁進來之前就做好了不生的打算,一進門就開始全心全意想要與秦路易建立良好的關係。
  
  不過秦路易對她一直不冷不熱,秦禮對此很反感,認為秦路易有些不知道好歹。可陳蘊知道,秦路易對自己是沒什麼意見的,他暫時不能完全接納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在陳蘊終於不知所措道了晚安轉身要離開時,秦路易意料之外的開口了。
  
  「阿姨,在這個家裡,你和我爸爸是主體,很多時候做決定並不需要太考慮我,畢竟我總是會離開這裡組建自己的家庭的。」
  
  這話意有所指,陳蘊愣在門口還不等細想,秦路易已經和她說完晚安並關上了房門。
  
  等陳蘊回到房裡時,秦禮已經躺在床上戴著眼鏡看書,見她進來便放下書早有預料的道:「勸不動吧?」
  
  陳蘊遲疑的將剛才秦路易說的話複述給秦禮聽,然後問:「老秦,你說這個,路易他是表達什麼意思?」
  
  她心裡雖然隱約有些猜測,可陳蘊不敢立刻斷定。路易是讓自己可以放心大膽的生孩子,他沒有意見?
  
  秦禮臉上閃過輕鬆的神色,也很直接:「大概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父子兩人心裡都跟明鏡似的,只陳蘊一個這晚翻來覆去稀里糊塗沒怎麼睡好。
  
  隔日一早。
  
  「這些吃的帶到寢室裡要和室友分的,床單被縟我給你多準備了兩套,換勤快點!」
  
  「一會兒進學校以前讓你哥帶你去吃頓好的,也別成天惦記著吃一些高熱量的垃圾食品知不知道?」
  
  季揚將打包好的行禮哼哧抬到後備箱裡,在他爸媽的各種囑咐下嗯嗯應著。
  
  他媽見他乖,悄摸又給他塞了一疊鈔票。
  
  S大距離他所在的城市大概是四個小時的車程,他哥請了假送他去學校。
  
  班級群中聊天熱火朝天,他們只有一屆學生的校園終於要迎來新一屆的新生了,大部分人都挺激動。說起迎新的事情季揚其實懶癌附體並不想去,於是默默在班級群裡窺屏沒準備說話以期能逃過一劫。
  
  誰料輔導員隔空喊話,直接報出一串人名到時候跟著他一起組織迎新的事情,裡面赫然就有季揚的名字。
  
  「太倒霉了吧,」季揚苦叫一聲,礙於安全帶的存在倒不下去。
  
  季浩從後視鏡裡看了他一眼,「怎麼了?」
  
  「輔導員讓我去迎新,」季揚苦大仇深,「天氣還是很熱,動都不想動。」
  
  「那不是正好。」季浩扶著方向盤轉了半圈,笑道:「迎新的時候好好看看學弟,有沒有好的留意點,也好儘早解決個人問題。」
  
  說的好像也有點道理,季揚抿唇,算是稍稍撿起了一點動力。
  
  等到了學校,季揚沒讓他哥再送,自己拖著行李下和宿管阿姨打了個招呼就上樓。打開寢室的門,四人間已經到了三個,他是來的最晚的。他桌子上這時候已經放滿了三個室友帶過來的各種吃的,天南海北什麼都有。
  
  季揚寢室裡除了一個學霸沒日沒夜讀書以外,剩下的包括他自己都是該學學該玩玩。這會兒其中兩個早到的已經開始雙排打遊戲了。學霸叫狄子哲,兩個正在玩遊戲的一個叫袁曉輝一個叫盧浩。他們幾個人性格都不錯,所以寢室裡相處得分外和諧友好。
  
  季揚和他們打了個招呼,正在遊戲中的兩個哥們立刻回頭道:「你等著,我們打完這盤遊戲再和你說!」
  
  季揚一愣,這是怎麼的?
  
  可兩個遊戲中的人沒空回應,季揚只能先一臉莫名的鋪床去。
  
  等他鋪完床,兩人的遊戲也終於結束了一局,他們立刻一前一後的撲上來攔住季揚,一個眼冒精光一個滿臉自豪。
  
  「揚揚,你給咱們寢室長臉啊!」
  
  「Louie那種大神你能殺五次,哈哈哈哈,剛才盧浩和我一起看視頻的時候真以為自己看錯了。」
  
  季揚給他們誇的有些不好意思,含蓄推脫道:「那還是Louie的網絡問題。」

登入後可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