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畫的穿書任務是,阻止反派蘭淵玉黑化。
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與反派相見的方式是……嫁給反派。[手動再見.jpg]
*
黑蘭:阿臨,嫁給我,你不高興麼?(輕笑)
奶蘭:臨哥哥,我心悅你。(///)
白蘭:美景是你,歡喜是你。此生……獨一個你。

禁慾系端方君子+暗黑系斯文敗類攻x吐槽系淡定美人受
攻有兩重人格。都挺蘇的,嘻嘻。

*
有君子兮,如蘭如玉。墮污泥兮,蘭摧玉折。
而臨畫在蘭淵玉墜入深淵之前,遇見了他。
既見君子,雲胡不喜?

內容標籤: 情有獨鍾 天作之合 系統 穿書
搜索關鍵字:主角:臨畫,蘭淵玉 │ 配角:好像挺多,都有故事 │ 其它:有刀有糖保證HE

第1章 蛇嫁其一
  「西家那個小郎君,你見過沒有?」
  「哪個哪個?」
  「哎呀,就是……有病的那個嘛。」
  「哦,那個啊……好像是叫……臨畫?他怎麼了?」
  「他這幾天,像換了個人似的……以往從不見他出門,這些日子天天出來轉悠,還問別人奇奇怪怪的話,嘖……」
  「這……莫不是鬼附了身?」
  幾個村婦聚在一起細碎地交談著,拿眼瞥著她們口中的「西家」。
  「別瞎說!蛇神保佑……哎!你看,他出來了……」
  只見柴扉輕啟,走出來個少年。少年瞧著只有十六七歲,鴉黑長髮束在腦後,頰邊散下幾縷青絲,面容昳麗。僅僅一個照面,便叫人心生驚艷。
  他一身粗布衣,卻有種和這裡環境格格不入的清冷氣,皮膚是常年不見光的蒼白。
  正是臨畫。
  一切還要從三天前說起。
  這是《千煉成神》的世界。
  《千煉成神》是一部玄幻,作者青菜燉靈芝。
  再說具體一點,《千煉》是某點當前最火爆的,排名一騎絕塵、獨領風騷。
  要臨畫評價《千煉》,他可以說出很多,劇情精彩豐富,主角十分討喜,配角性格立體,無後宮、不種馬……等等等。
  但如今這些都與臨畫無關。
  【從清水小白蓮墮落到傲天大反派,這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阻止反派黑化,用愛感化人間,從我做起!】
  【主線任務:拯救黑蓮花反派,並確保其能力值達到巔峰。當前進度:0%】
  臨畫一拉出神識中的任務面板,就能在最上方,看到這排加粗加大調紅的黑體字。畫風十分清奇,如同走錯頻道。
  是的,哪怕《千煉》的主角是臨畫最愛的主角,與主角和主角團有關的一切,通通都與臨畫無關!
  在剛穿書就被那排黑體字砸懵後,臨畫得知自己有了一個頗為艱巨的任務:這趟穿書之旅,他要與原著中最凶殘的人物,反派蘭淵玉,相親相愛、攜手並進。
  不僅如此,他還要讓他在不黑化的情況下,能力與原著持平。[手動再見.jpg]
  那麼蘭淵玉是個什麼樣的人?不管是他的黑粉還是真粉,都會不假思索地回答:
  這人是個神經病!
  蘭淵玉剛出場時,天真的讀者們還不瞭解他有多凶殘。
  畢竟單論皮相,蘭淵玉是個實打實的美男子。其人面若冠玉,俊美無雙;舉止風度翩翩,優雅端方;行事亦正亦邪,滴水不漏。
  完美貼合女性讀者心目中的「斯文敗類」、「衣冠禽獸」形象。
  初始,蘭淵玉雖然總是阻礙主角,卻貓戲老鼠般不下殺手。吃瓜讀者心想,莫非他與主角是亦敵亦友、相愛相殺的關係?
  再後來,蘭淵玉馬甲一掉,壞事一抖,讀者發現,臥槽,這特麼是個變態!
  在原著中,他的不光殿坐落於無淵域深處,統領千萬無淵族眾。
  無淵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它是一塊禁忌大陸,魔族與妖物都誕生此處,居民堪稱全修真界戰鬥力最強,此前千萬年都沒有首領,卻短短百年就被蘭淵玉統一。其實力有多逆天一目瞭然。
  蘭淵玉統一無淵域後,干的第一件事就讓他惡名遠揚。他不聲不響,卻在某日忽然出兵人類大陸,劍指九十八世家。
  這是一場極其血腥的屠殺。上到千年修者,下到婦孺孩童,無一放過。殺戮持續了一百八十日,造成生靈塗炭、血流漂櫓。九十八個千年甚至萬年以計的世家,從此灰飛煙滅。
  群魔亂舞,百妖橫行。人族重創,三界震恐。
  彼時,主角秋恆還是個半大毛孩。秋氏原本也在他的征伐榜上,好湊足「九十九」之數。但因秋氏獨處於一方小世界中,才躲過一劫,但後來卻只能縮著脖子過活。
  秋恆便是立志改變這一狀況才出門遊歷。他的同伴,也多是世家零星倖存火種。
  凡變態,皆是毫無人性,喪心病狂。
  蘭淵玉在幹出這種事後,依然能笑得如謙謙君子,觀察玩物般不動聲色地接近主角一行人,才更令人膽寒。
  不管在原著還是現實中,愛他的人多,恨他的人更多。
  「辣雞作者,蘭狗才是你親兒子。棄了不謝」、「怎麼他混得比主角還好,作者sb」之類的評論,從連載到現在從未斷絕。
  每每有蘭淵玉出場的章節,必是腥風血雨,評論區也必是真粉黑粉戰成一團,流量爆表。
  臨畫作為一個佛系讀者,又喜歡主角,對蘭淵玉原本無感。但他不得不承認,神秘如蘭淵玉,確能讓讀者產生一探究竟的好奇心。請看以下片段:
  【蘭淵玉銀色面具上濺了幾滴鮮血,讓他原本俊美的面容顯出幾分陰鬱來。
  秋恆道:「你還不逃?」
  他已使蘭淵玉元氣大傷,還折了他手下唯一的護法。在以往交手中,他的對手從未如此狼狽過。
  金鈴已碎,護法已死,蘭淵玉這時本該已召喚出亡靈惡鬼趁亂離開了,卻還是沒走。
  「秋恆,」他忽然低笑道,「我看到你,就像看到從前的我。」
  黑紅火焰燃起,亡靈現形。蘭淵玉步入其中,身形慢慢消散,他的聲音冷得像冰,卻款款含笑:
  「……我親手殺了從前的我,也會親手殺了你。」】
  以上摘自《千煉成神》第三卷結尾。
  俗話說,燈下看美人也平添三分顏色。蘭淵玉的過去掩藏在迷霧之中,霧裡看花的神秘給他添了一份獨特的魅力。
  一直以來,讀者都認為蘭淵玉與秋恆其實命運相似,卻走向了兩個不同的極端,就像無數對反派與主角那樣。鋪墊了這麼久,書中還是第一次承認這一點。蘭淵玉身上的謎團終於要揭曉了嗎?
  這章節一出,評論區炸了鍋。
  然而。這本書的作者青菜燉靈芝,是一個拖!稿!狂!魔!
  在這裡,他又雙若綴斷更了!
  臨畫一覺醒來,鍋從天降。
  只要安撫反派就好?圖樣圖森。【支線任務:揭開蘭淵玉過往之謎】瞭解一下。
  「作者還在呢,我搶他的活幹什麼?」臨畫無語問蒼天,「難道青菜燉靈芝也穿越了不成?」
  系統道:「呵呵,不好說。」
  前情曲折,便是如此。
  臨畫轉身關上木門,戴上斗笠,逕直走過了竊竊私語的村婦們。
  「小同志,我也是第一次業務,體諒一下,彼此包容不好嗎?據說人機增進交流能促進社會和諧。」系統的聲音神似XXTV某趙老師。還是個話癆低配版。
  「呵呵。」
  臨畫只呵呵了幾下,就笑不出來了。因為……
  系統彈出了一段文字:
  【今天宿主遇到蘭淵玉了嗎?】
  【沒有。】
  坑爹系統曾告訴他,這個叫「長玉」的小破村,是介入主線的最佳節點;而這具空有美貌病歪歪的身體,是接近蘭淵玉的最好選擇。
  「這是精密測算的結果。」系統如是說。
  可這都三天了,他四處亂晃打探,連蘭淵玉頭髮絲都沒看見!
  為何臨畫如此積極熱心地要與蘭淵玉來場「命運的相遇」?
  系統告訴他,臨畫需要與蘭淵玉進行角色綁定才能開啟主線任務、激活系統功能程序。綁定的方式也很坑爹,要求「肢體接觸超過十分鐘」。
  ……雖然這怎麼聽都很羞恥且艱巨、他怕自己還沒接觸就被蘭淵玉殺人滅口挫骨揚灰,但!若是五天之內主線不開啟,他就會被遣送回原世界——而那裡他已經碎得不能再碎、死得不能再死了。
  臨畫:[系統你玩我.jpg]
  臨畫走走停停,但到底底子太弱,很快便出了一層薄汗。
  長玉村背靠一段青山,風景如畫。但據臨畫觀察,這裡也十分閉塞。它離「修真|世界」太遠太遠了,所謂騰雲駕霧翻山倒海的仙者,於此地村民不過是神話大於真實的存在
  ……他很難相信,蘭淵玉會出現在這裡……
  「那個……」
  忽然,背後有人喊。臨畫停步,道:「什麼?」
  他生得清冷秀美,此時頰上淡淡的紅暈,如硃砂入畫。來人是個和他一般大的少年,頓時臉紅了,結結巴巴道:「那個、我是來提醒你……那個,你今天回家小心下……」
  小心什麼?
  他剛要問,少年就跑了,比兔子還快。
  臨畫:「……」長得好看就是麻煩。
  少年的話,臨畫已經沒有心思多想了。在又收穫了一堆村民們詭異的眼神後,眼看快到正午,臨畫只得回家。
  說起來,這具身體的原主過得並不好。他體弱多病,還被村裡神婆定言為「喪門星」,為爹娘不喜,小弟出生後更是受冷落。
  少年的那句勸告,想來應該是怕臨畫被遷怒。這些天他那便宜弟弟一直高燒不退,臨畫在一片沉默中飛快而優雅地把飯吃完,卻忽然聽到一連串的警報聲,有如一百輛警車在跳踢踏舞。
  【滴——滴——滴——致昏物質攝入,警報——警報——】
  致昏物質?少年的警告,說的是這個?!
  臨畫用盡力氣,看向這具身體的父母。
  可是……為什麼?
  他終於撐不住,昏了過去。
  *
  臨畫是被系統堅持不懈的警報聲給吵醒的,睜眼簡直覺得耳朵都要聾了。
  他的手被草繩綁在一起,整個人都被綁在了椅子上。四肢還是有些麻痺,虛軟無力。
  臨畫:「……」算了,暈著暈著都習慣了。
  天已黑了。他費力地眨眨眼,旁邊是一方銅鏡,映出了他的面孔。這一看,便悚然了。
  青絲雲鬢,鳳簪斜插,額間描花,胭脂絳唇。
  再一低頭,鮮紅衣袍映入眼簾。
  分明是一副出嫁女子的打扮。
  作者有話要說:  收藏漸多,前幾章底下有七八個評論吧,說此文像A像B像C的- -我不知道是別的作者是否會遇到這種情況,總之我在此做一個申明:
  本文絕無抄襲,說像的先帶上調色盤,為保持評論區和諧,ky評論見即刪除(刪評要翻總評,比較麻煩,有時候如果漏了幾個希望也不要再頂樓討論了);也不要去撕,不要提到別的文如何如何。
  *
  2蘭蘭人設沒有參考過任何角色,我創作的初衷是想寫一個【君子】,最後卻成了【反派】。之所以選穿書,是因為這個話題本身比較沉重,希望以輕鬆點的模式來中和一下。
  *
  3說像的兩點:
  一是開頭畫畫嫁人,首先這就是大眾梗,其次我靈感來源是民間傳說+腦洞魔改。初稿裡有,筆名自殺之前的版本裡我寫過,但這個版本裡因為大修之後產生矛盾,已經被我刪了↓
  【……傳聞四十年前的一個晚上,風雨大作,電閃雷鳴,如注雨幕中,有村夫忽見一白蛇乘著雷光自天而降,落入山中。紫青閃電一夜不息。有膽大的村人結伴去觀望,隔著峽谷,只見漫山白火。他們大為惶惑,以為是神靈顯跡。
  自此,偶有村人會向著山對面燒香磕頭祈求保佑,然而,沒有人知道這樣做到底靈不靈驗,山對面,也沒有人能去看過。
  *
  直到有一天,山下的人們才相信了山中真有「神靈」。
  那是一對夫婦,育有一女一子,小兒害了重病,一天天地衰弱下去,那夫婦走投無路,病急亂投醫,去懸崖上磕頭。或許是思及沒有祭品,神靈會不高興,而地裡的耕牛又實在捨不得宰殺——
  他們把自己的女兒,打扮成嫁娘模樣,一頂花轎抬了獻給「神明」。
  *
  花轎抬到了懸崖邊,詭異的事發生了。
  只見幽幽夜色中,忽然冒出森森鬼火,白如宣晝,托著花轎,沿著吊橋漂浮而去,在幽暗的霧氣中如一盞長明燈。
  神靈接受了自己的祭品!自己的小兒有救了!
  夫婦欣喜若狂。
  果然,第二天,小兒的病就全好了。神靈的靈驗,讓許多人都起了異樣的心思,漸漸不知怎麼開始的,那些家中有女兒又有兒子的人家,遇到小兒病重時,有不少發狠的都把自己的女兒嫁給蛇神。
  儘管時靈時不靈,但抬花轎的路,從未斷絕……】
  *
  二是原著蘭蘭一隻眼瞎了,原因涉及劇透,第二卷會講。不是他自己挖的:)這個世界他也不會再瞎。蘭蘭也不穿紅衣,除了開頭這一場結婚是紅衣其餘都是白衣黑衣。
  *
  至於籠統的像X這種就不要再說了,似是而非,你讓我怎麼回你?
  *
  4往後看,不要先入為主,不要只看一點就下判斷(所以我說這種評論都只集中在1、2兩章- -)筆芯~
  *
  5任何時候說一個作者的文像誰誰誰都是不禮貌的行為,我希望大家能互相體諒。而且,來ky的某家天使,你們對這種「好像XXX」「是不是抄襲/借鑒XXX」的行為應該也是有所體驗並且深惡痛絕的吧?我歡迎所有來看文的天使,我也不會管來看文的喜歡誰,但我不歡迎ky的行為。

第2章 蛇嫁其二
  臨畫驚得一晃,銅鏡中的嫁娘也珠釵輕搖。眉目艷麗生動,當真是如畫中美人。
  鏡中人美則美矣,臨畫卻十分受不了:「系統你出來,我保證不打你!」
  「咳,小同志,」系統終於停下了刺耳的警報聲,「業務不精沒察覺到迷藥,是我的鍋。簡而言之,是村裡的神婆又黑你了。她對臨家夫婦說,你弟弟的病是你造成的。唯有把你送嫁給蛇神,才能治好你弟弟。」
  什麼玩意?
  他消化了一會信息,忽然靈光一現:「等等。」
  「也許察沒察覺到迷藥並不重要。你還記得這裡是最佳介入劇情的節點嗎?如果測算不出錯,那麼,『送嫁』也許就是轉折點。我需要走完這個劇情。」
  「送嫁,送去哪裡?祠堂?」
  「山中。」系統道。

登入後可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