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少爺,劉公子把當年的定親信物鎖魂珠退回來了!”
“是麼?我正要這東西呢!他真是個好人!”
“可是人家是來退婚的。不過劉公子願意包養少爺,我做大你做小,因為我天賦比你好!”
“給我兩萬晶石我就放過你們這對不要臉的狗男男。”
……這畫風不對啊,難道不該是一哭二鬧三上吊麼?
“我掐指一算後面還有一份天大的姻緣等著我,你們算老幾?”
這是一部廢柴重生、霸佔男神、整治渣男而後走上成功巔峰的感人成仙史!
路人甲:哪裡感人了?

關鍵字:廢柴重生之第一妖仙,傑歌,爽文,1V1,升級流

第1章 重生回到破產時
  正是春茶收穫的季節,小淩山的村民們趕著清晨去採茶。這裡的特產小淩茶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濃郁清甜,就連微微的苦味也相當鮮爽,泡出來的茶水清澈明亮。
  因此這種小淩茶在毗鄰的鎮子賣得非常好,甚至有很多來自更遠地方的人專程過來買小淩茶。
  榮半城是土生土長的小淩山人,比同村那些只知道種茶採茶賣的村民有點小聰明,所以他利用從同村人這裡收購茶葉到外面去賣而發家致富,成了村子裡的大戶。
  早年榮半城在村門口撿了一個男嬰回來,一直撫養長大,取名榮青。他很疼愛這個孩子,為了這個孩子,他甚至都沒明媒正娶一個女人,只是納了一個通房。
  本來一家人的生活也算幸福美滿,只可惜……
  “哎呦,這不是榮大戶家的少爺麼!居然也跟著我們這群窮苦人來採茶啊!身邊居然連個小廝都不帶,能吃得了這份苦麼?”
  “什麼少爺?榮家都破產了,他爹那個通房丫頭卷走了所有的錢跟花匠跑了,哪還有做少爺的本錢?”
  “別這麼說呀!人家還有門好親事呢!聽說劉家少爺被山上淩雲派的仙師發現了修煉資質,要帶回去收為徒弟呢!將來也有望成為仙師!”
  “那這位落魄的少爺不是發達了?聽說仙師的另一半叫道……啊,叫道侶!聽聽這稱呼就覺得特別有派頭!”
  “那也得榮青有這個福氣才行!人家仙師的道侶都是仙師,哪能看得上他一個凡人?昨天劉公子就叫人到榮家傳過話了,婚約作廢,連當初訂婚的信物都退回來了!”
  “誒誒!這事我也聽說了,我家那口子還親眼所見咧!就在榮家門口,劉公子的管家真是凶啊!直接把信物丟在大門口,虧的是昨天榮半城不在家,不然鐵定氣出個好歹!要說劉家當初也是受了榮家的提拔才會有的今天,結果見到榮家落魄了就落井下石還做得這麼狠,哎!”“得了吧!他們這些有錢的大老爺有幾個善茬?當初自己想著從我們這收茶葉去賣錢,也沒想給我們多少好處,說的最難聽也就是狗咬狗,誰也不值得同情!而且以後劉少爺就是仙師了,我們這小村子還得指望劉少爺照顧!你們誰也別幫榮家說話,小心惹禍上身!”
  “就是!榮家小子也是不知好歹,劉少爺都說了婚約不成但是能收他當個暖床的,做仙師的都能得到仙丹,到時候隨便賞榮家小子一兩顆,也能益壽延年,他偏偏不知道好歹,拿回了信物就拒絕了劉公子,結果白白便宜了跟著他的小廝,現在那個小廝整天在劉公子身邊跟前跟後,穿得好、吃得好看著小臉兒都白淨了!混得可比他這個少爺強!”
  “我看這榮青心裡指不定多後悔呢!說不準還想著該怎麼跟自己的小斯搶男人!”
  幾個茶農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粗鄙的話,一點也不顧忌就在他們不遠處的榮青本人。原本看榮家和劉家富得流油,他們心裡也都嫉妒的很,也有人試著學兩家的做法収茶去賣,但是因為所有的管道都已經被榮家和劉家吃下,其他人收了茶也賣不出去,只能把茶葉賣給兩家。
  心裡面的不爽一直憋著,現在榮家落魄了,自然是把所有的惡意都發洩到榮家身上,至於劉家,目前來說還是他們的財神,暫時得罪不得。
  只是作為被議論的中心,榮青卻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樣子,明明是被人在背後說壞話,但臉上的表情卻漠不在意,甚至是有點在期待中的緊張和興奮。
  那些茶農和榮青之間還有段距離,所以誰都沒發現其實榮青並沒有在採茶,他只是在自家的那塊已經荒廢了有段時間的地上采一些被村子裡的人認為是永遠也除不掉的雜草。
  細長的莖稈上直直長著一排葉子,而葉子的下面是一排翠綠翠綠的小珠子,這種草在這塊小山坡上到處都是,茶農們最初決定在這裡種茶的時候原本是想將雜草割掉。但是其他的雜草都能簡簡單單割除,只有這種草,用盡了方法連一根都拔不掉。
  摸起來明明和其他的草沒什麼區別,軟軟的嫩嫩的,但就是刀槍不入。本來想用火燒,但是茶農們沒什麼常識,擔心這樣做會對土地造成傷害,影響種茶的品質,也就算了,反正留下來的地方還有很多。
  而且老一輩的村民們說這種草在他們的祖輩剛遷居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在了,論年齡的話比他們這裡年紀最長的人都大,有些人甚至覺得這也是他們村子的象徵之一,因為這種草也就只集中在這一塊小山坡上。
  然而就是這種似乎任何力量也不能摧毀的草,在榮青手上輕易就被折斷了。
  如果有類似之前的茶農說的仙師經過,就一定會看出榮青在折草的時候手上繞著一圈淡淡的青光。
  不到半天時間,榮青就采了滿滿一籃子“草”,但為了不讓同村人發現他居然能采下這種草引起懷疑,榮青又胡亂拔了一把茶葉還有一些別的雜草放到籃子的最上面,之後臉上帶著笑意哼著小曲兒走了。
  茶農們有人偷瞄了一眼榮青的籃子,都露出或鄙夷或嫌棄的表情,果然是天天在家裡嬌生慣養的少爺,連怎麼採茶都不會,最好的地方都被弄壞了,還拔了不少草,茶和草都分不清,說不定以後還要榮半城自己出來採茶。
  反正他們家的傭人都遣散了,除了那個跟了劉少爺的小斯之外就只有一個叫莊賢的年輕人念著早年被榮半城救了一命所以還留在榮家看家護院。
  而且這個莊賢也不懂怎麼採茶,畢竟他被救回來的時候榮家已經發家致富,自然用不著自己人去做這種體力活兒。
  然而榮青就真的好像聽不見這些閒言閒語一樣,連眼神都沒變。
  這種程度的壞話現在已經根本傷不到他,別說是這種勉強還能算得上背後議論的話,就是那天劉家的管家親自上門羞辱他的時候,他也沒有像外面的人以為的那樣氣到吐血。
  那天他剛剛在外面修煉了一晚上回來,當然為了掩人耳目是從後門進來。剛換了衣服他的貼身小廝常頌就直接開門跑了進來。
  榮家家道中落後常頌並沒有離開他,上輩子他還為此感動過,但後來才知道對方留下來不是因為忠心耿耿,而是想看看榮家最後還有什麼便宜能占罷了。
  “少爺,劉公子把當年的定親信物鎖魂珠退回來了!”
  “是麼?我正要這東西呢!他真是個好人!”榮青說話的時候眼都沒抬一下。
  常頌並不知道眼前的少爺已經是經歷過一輩子死後重生的人,只是覺得對方的態度讓他很奇怪,按照這位混吃等死自尊心又特別強的二世祖一貫的作風,遇到被退婚這種事應該很惱火才對,難道是氣急了傻了不成?
  “可是人家既然把信物退回來那就代表是來退婚的。不過劉公子願意包養少爺,但是得我做大你做小,因為我天賦比你好!”
  榮青心裡冷哼一聲,狗屁天賦!不過是這小浪蹄子早背著他跟劉興子勾搭上了,床都上過了,央求劉興子給他個機會差使自己罷了!
  “別算上我,給我兩萬金幣我就放過你們這對不要臉的狗男男。”
  這畫風不對啊,難道不該是一哭二鬧三上吊麼?
  常頌愣了好一會才想起剛剛榮青說的錢數,“你!你瘋了麼?兩萬金?你就是記恨劉公子不要你所以存心搗亂是不是?!”
  榮青勾起嘴角,斜著眼睛很是漫不經心地看著常頌,“我掐指一算後面還有一份天大的姻緣等著我,你們算老幾?而且別忘了,當初我爹遣散家丁的時候你自願留下,所以賣身契還在我手裡,你要是不同意的話我就是死也一定拖著你!而且不要指望讓我爹替你說情!
  劉興子不是疼愛你麼?兩萬金雖然是劉家差不多一年的收入,但你可是個大活人,又是他的寶貝,難道在他心中還不值兩萬金?再說你就不想知道自己在劉興子心裡頭到底是個什麼位置?”
  榮青的最後一句話讓常頌動心了,他只是個普通人,沒有修仙的資質,而且也還只是個小斯,跟劉興子在一起鐵定算是高攀了,所以他才使勁渾身解數迷住劉興子,他也不會蠢到以為劉興子對他是真愛,但他還是想知道自己的“價值”。
  常頌一咬牙,“好,我會把你的話轉達給劉少爺,如果劉少爺付了錢,你就得還給我賣身契,還要記得和我們再也沒有任何關係。”
  榮青張開手指梳理了一下頭髮,淡漠的臉上掛著冷漠的微笑,“求之不得。”
  他之所以留常頌到現在就是為了這兩萬金!榮青知道自己以後要走修仙路,要沿著上輩子的記憶拿回本就屬於自己的東西,他還要進淩雲派報仇,而在這之前,他必須安頓好父親榮半城。而榮家如今不比當初,他需要很多的錢。
  幼時被遺棄在小淩山山下村口,雖然上輩子到後來他知道自己身懷九轉天蛇血脈,身份應該不凡,但不管怎樣也改變不了他被人丟在窮鄉僻壤這個事實。當時如果沒有榮半城把他撿回來,還沒有覺醒血脈又沒有開始修煉那就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也許早就死在外面了。
  踏上修真路沒多久他被人發現體內有早已滅絕的九轉天蛇血脈,被人四處追殺取血,也是父親以一屆凡人之軀護著他直至身死。
  在榮青眼中,榮半城比他的親生父親還要親!

第2章 糟心的回憶
  常頌當天下午就帶著兩萬金一臉顯擺驕傲地過來了。
  榮青沒把常頌的趾高氣昂放在眼中,因為他知道距離劉興子把常頌甩了的日子不會很遠。
  劉興子野心不小,能留一個沒有修真天賦的普通人在身邊多久?玩膩了也就扔了。而且那兩萬金也不能說明任何問題。
  也許對於常頌而言兩萬金是一個永遠也不敢想的數目,但是對於即將踏上修仙之路的人而言,金銀就是最沒用的東西。人家修煉花費都是用晶石的!
  不知不覺,榮青已經走到了家門口。糟心的回憶沒對他造成影響,面上還是相當平靜的,甚至是哼著不著調的歌像個中二青年一樣蹦蹦噠噠,一點富家少爺的形象都沒有,雖說現在已經破產了吧。
  榮家老宅,偌大的院子到處都是亂糟糟的,但是從甬路進到堂屋之後就乾淨很多,多虧了有莊賢打理,只是院落太大,他只能把屋子裡面弄乾淨。
  莊賢雖然也是撿來的孩子,但因為有些經商頭腦所以幫了榮半城很多忙,算得上榮家半個少爺。但自從榮家落敗榮半城又遣散了所有下人後,莊賢就任勞任怨做起了很多下人的工作,細心照顧榮半城的飲食起居。
  榮青看得出這個少年是真的對父親好,所以父親有莊賢照顧他也能放心些。
  “少爺回來了?早飯馬上就好了。本來還以為少爺忘了吃飯時間,正想著要不要去找少爺”莊賢從外面走進來,一邊拿著抹布抹手一邊說道。本來很少有表情的臉在看到榮青的時候立刻有了笑意。他身上有很重的油煙味,明顯是從西側小廚房過來的,以往白淨的臉上也沾了不少煙塵。他跟榮青保持著距離,不想自己身上的油煙味沾到榮青身上。
  榮青笑著點點頭,“放心,小莊手藝這麼好,我錯過什麼也不能錯過吃飯時間。對了,今天的那些糧食賣的怎麼樣?”
  “除了預留我們自己吃的其他的都賣完了。我們比糧鋪賣的便宜那麼多,搶手得很,轉眼就賣個精光,我還有點心疼。不過少爺……”莊賢猶豫了一下,“您確定……”
  “我確定!”榮青語氣堅定地打斷莊賢的話,“賣糧食的錢加上劉家的那兩萬金,錢應該夠了。你帶著爹出了村口後一直往南走,走到一個叫露香小鎮的地方,在那安頓下來。那裡雖然並不繁華但與世無爭且民風淳樸安逸,你和父親在那邊做點小本生意,日子很快就能越過越好,有這些錢做本錢也足夠。”
  莊賢沒有立刻接話,他很好奇為什麼從來沒有離開過小淩山的榮青會知道外滿有個叫露香小鎮的地方,但最重要的是他捨不得榮青。
  見莊閑不說話,榮青微微皺眉,歎息了一聲接著說道:“在這裡雖然有山上的淩雲派庇護,但這種地方也算是非之地,一旦這些修仙門派起了紛爭,我們這些小村子那就註定給人家當炮灰。”

第3章 我都看不上!
  “我們就是不放心你!”
  一道蒼老疲憊的聲音響起,裡屋的簾子被掀了起來,走出一個拄著拐杖的男人,這就是榮半城。
  明明不過三十歲,看起來卻有五十歲那麼老。本來也是個成熟英俊的一方富賈,但就因為家道中落飽受世態炎涼,還被好友背後捅刀、落井下石,結果短短不到兩個月時間就老了二十多歲,一頭青絲大半都白了。
  榮青和莊賢立刻走過去,一左一右扶著榮半城。
  “爹,之前不是跟您說過了?我有修仙資質,以後我會加入淩雲派,會成為仙師,但在這之前我得先把您安頓好。”榮青語氣安撫,“等我以後修煉有成完全有自保能力的時候,我一定會去接你們!再說現在村子裡劉家獨大,沖著劉家對我們的所作所為,還有現在村民們捧高踩低,就算父親願意本本分分做回茶農,劉家人就不會再找我們麻煩了?以後的日子即使永遠忍氣吞聲他們也不一定放過我們。”
  榮半城歎息一聲低下頭,他自認為發達了之後也幫了村裡人不少,但是貪心不足蛇吞象,自己要是不把全部身家都拿出來給分了那就是他不夠懂事兒!也許最初他就不應該把這些茶拿到外面去賣,村民們早已隨著到手的錢越多而越來越勢利,除了撈錢就沒別的想法。
  榮青原本是被他捧在手心裡長大的,什麼苦都沒吃過,性子也是飛揚跋扈。但是現在,這孩子居然也開始懂得為生活謀劃了,再也不耍性子鬧脾氣,也不像剛剛落魄那會天天吵著要好吃好喝,反而是一門心思放在如何安頓他和小莊上。
  這樣巨大的轉變和成熟讓榮半城心疼地直抹眼淚,他的兒子要不是遭了這麼多罪吃了這麼多苦也不會被迫長大!他這個爹沒用啊!識人不清啊!
  榮青看榮半城低著頭沉默,並沒有看到後者眼裡的淚花,還以為是父親不想離開小淩山。
  他拉著榮半城的手,摸著上面就在這兩個月裡形成的開裂的傷口,半是心疼半是無奈地說道:“爹,我知道您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肯定不捨得,之前也確實有幾乎人家暗地裡幫過我們,但且不說這些人畢竟在少數,就說這些人中有多少人是出於愧疚想求個心安理得才幫助我們的?又有多少真正的善意在裡面?真正對我們家好的人我都記得,以後必定會報答他們,但就算這樣也不足以成為我們繼續留在這的理由。”
  莊賢站在榮半城身後一直保持沉默,但看他臉上嚴肅的表情明顯是同意榮青的話。
  榮半城眼神暗了暗,但想著不幸中的萬幸就是榮青意外發現了自己的修仙資質。這也算是老天對他的補償了。
  “既然你有修仙資質,那為什麼不讓劉家小子知道?如果你也進了淩雲派,他也不會……”
  “爹!”
  “老爺!”
  榮青和莊賢同時打斷了榮半城的話。榮青沒在意莊賢什麼表情,只是繼續嚴肅地說道:“如果劉興子跟我在一起只是取決於我是否有修仙的資質,那這樣的人靠得住麼?那如果以後他遇到自己比我好又對他有點意思的人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再一次離開我。這樣的人不管他家世如何是否能成為仙師我都看不上!
  再說以後您兒子的仙途一定比他走的長遠,就那樣要長相沒長相要人品沒人品資質又一般的人您兒子我能看得上?那我得眼瞎到什麼程度?”

第4章 月下明珠
  “好,我兒有志氣!”榮半城用力戳了兩下拐杖,但貌似榮青最後兩句話跟志氣沒啥關係,“青兒放心!我和小莊下午就走,馬車小莊已經雇好了。就憑我們倆找個小村子安逸地過活絕對沒問題。你儘管闖你自己的,我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累贅!”
  榮青用力點頭,心裡卻有點發虛,他雖然是那麼想的沒錯,可是用這種毛頭小子憤青一樣的語氣說出來還是忍不住老臉一紅,兩輩子加起來也四十多的人了,還跟喊口號似的。重新扮演十八歲小青年兒什麼的真是難為人啊!
  不過看著父親三十白髮,他的眼前又閃過了上輩子父親為了救他而死在他面前的那一幕。這一世他一定要保護好父親,只要他能成為五級臉五級煉丹師,就能研製出高階延年益壽丹,到時候就能再為父親續命三百年。
  中午用過午膳休息了一個時辰,榮半城就跟莊賢一起坐牛車走了。臨別的氣氛最難受,榮青卻總是嘻嘻哈哈地說著一些不著調的話,還拍著胸脯說自己成了仙師之後一定給榮半城拐個更厲害的仙師媳婦回來,逗得榮半城想傷感都傷感不起來,滿是哭笑不得。
  榮青對莊嚴千叮萬囑一定要照顧好父親和他自己,莊嚴悶悶的性子什麼都沒說,最後只是用力地抱報了一下榮青,然後坐上車頭也不回地離開。
  榮青看著牛車漸行漸遠到最後消失不見,深呼吸一口氣,沒有家人在身邊,他的修仙之路才剛剛開始。未來他還會經歷很多很多,還會再一次見到很多人。但無論怎樣,他都不會再重蹈覆轍!
  儘管重活一世他的性格上發生了很大變化,對於很多事情也看的開了,他的心裡其實也不僅僅有復仇,想得更多的是怎麼過好這一世,怎麼報答在上輩子對他有過幫助的人。只是有些賬,還是得收回來,不然只會成為他的心結,阻礙他的修仙之路。
  送行回來後榮青關上了家裡的前後門,屋子的門窗也關得嚴嚴實實,開始坐在桌子邊擺弄他弄回來的這些“雜草”。
  當然這些肯定不是真正的雜草,而是一種十分珍貴難得的靈藥,名叫“月下明珠”。
  榮青是在上輩子加入淩雲派之後在藏書閣裡的一本《靈藥雜記》裡看到的,雖然只是文字描述但辨識度很高。當他知道被村民們當成“除不掉的雜草”的東西居然是可以煉製清心丸的最重要的靈藥,那種心情真的相當複雜。真是踩在已做寶山上卻渾然不知啊!
  月下明珠本名叫葉下明珠,就是在碧綠莖稈的上側是嫩嫩的葉子,下面是對著每一片葉子長得翠綠翠綠的珠子。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口耳相傳,就被叫成了月下明珠,聽起來“月下”確實比“葉下”好聽,葉下葉下……腋下……
  按照書中的記載,一葉一珠要生長百年,小淩山上的月下明珠都至少有十葉十珠,因此年份定然都在千年以上,煉製高級清心丹綽綽有餘!

第5章 白瞎了作威作福這麼些年!
  月下明珠從古至今都是難得的靈藥,主要是因為這種靈藥的生長相當“看心情”,似乎並不是很受環境的限制,又或者是說直到現在也沒有人能摸清月下明珠的生長條件。
  曾經有人在沼澤附近見到過,有人在茂密的叢林深處見到過,還有人是在毗鄰雪山的荒原上見到過,本以為是適應能力強,結果一板一眼認真種起來卻從來沒有人能養活。實在摸不透這東西到底在什麼條件下才能生長。
  而且這月下明珠還不像很多的靈藥那樣有著顯著的藥香,它完全是一點味道都沒有,連妖獸都聞不到任何味道,所以也是真心不好找。
  在市面上四五百年的月下明珠都是有價無市,晶石再多也未必真能買到年份足的。就榮青手上的這些,隨便拿一株甩出去就能引起一陣轟動。誰也沒想到在小淩山山下的一個被茶葉包圍的小土坡上居然有這麼多千年月下明珠。
  上一世他得知這種“雜草”就是月下明珠後急忙回來了一趟,只是當時已經一根都不剩了,也不知道是被什麼人取走。這一回他修煉出了法力後就立刻來取走月下明珠,總算不至於被別人捷足先登。
  自己山頭上的寶貝哪能被別人拿了去?他當了這麼多年二世祖最大的本事就是搶別人的東西!要是連自己的東西都護不住那真是白瞎了作威作福這麼些年!
  榮青看著滿滿一桌子月下明珠,克制著沒流口水,但眼睛裡頭的光一點沒少!發達了真是發達了!
  他一把摟過月下明珠腦袋直接紮了進去,誰說沒有味道的?他明明就聞到了!這是晶石的味道啊!鋪天蓋地的晶石在向他招手!
  榮青沒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情況基本就屬於反射弧有點長,一開始沒啥感覺這都把東西帶回來了才激動得要抽風似的。
  只可惜現在榮青身上還沒有一件儲物法器,一般的法器也沒辦法很好的儲存靈藥、丹藥這一類東西,這月下明珠的藥力一直在緩緩流失,不過好在有千年的年份在,還扛得住。他下午就去找那件本該屬於自己的法器!
  當初他在身死之際才覺醒九轉天蛇妖修血脈並得以重生,重生後他的血脈依舊是覺醒的狀態,而且修為是在練氣三重。榮青覺得這一切都跟那件九珠法器有脫不了的干係。
  雖然只是一條類似紫手鏈的東西,由九顆顏色由淺至深的紫玉珠子組成,不經意一看就像有紫色的流光在珠鏈上流轉,串聯的線也是一條紫色的不知名的細線,看起來就是一件普通的裝飾物。
  但是第一顆顏色最淺的紫玉珠分明就是一件儲物法器,並且是能夠放置整片土地靈田、養殖靈藥、妖獸的真寶級法器!
  這樣的法器在小世界絕無僅有,就是作為小世界的第一大修仙門派淩雲派似乎也只有掌門那個老不死的擁有一件,而且還好像只能種植靈藥,不能豢養妖獸。
  好在他還記得上一世得到九珠的地點,這次提前十年去拿,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的變數。而且在九珠第一顆儲物珠子裡還有他現在急需的一樣東西!

第6章 —回生兩回熟
  榮青將所有的月下明珠攏到一起用布包包起來系在身上,開始向小淩山的後山進發。
  沿著記憶中的路線走到後山,走到的時候天都黑了,練氣期的修為就是不管用啊,雖然不覺得多累但是沒有法器駕馭的日子真的很不習慣,以前想去什麼地方可以禦劍飛行,嗖的一下就到了,幾乎快忘了靠兩條腿長途跋涉是什麼感覺。
  後山的景致其實不錯,但就是靈氣稀薄沒有靈藥生長。山中的花草樹木也多種多樣,其中以竹子為最多,然後就是楠木,山中環水,溪流擁抱著山林,穿過山中一處小小的峽谷,然後彙聚到峽谷內側一汪深潭。
  這汪深潭其實有一片湖那麼大,不親眼看到很難想像後山居然還有這樣一處地方。榮青是小淩山上唯一知道這個地方的人。
  九珠就在深潭中央。
  對於一般的湖泊深潭來說,越靠近中央應該越深,但是這裡卻不這樣,越靠近岸邊的位置越深,越靠近中央的位置則越淺。這潭底的地勢就像個小山坡一樣,幾乎可以說是違背了自然規律。
  而且因為這潭水面積非常大,以常人的體力很難遊到中間的位置,在加上岸邊的水深不見底,所以就算有人發現了這個地方也不會輕易嘗試到裡面去游水。
  白天的時候潭水呈現一種碧藍色,似乎是將周圍山林和天空的顏色映在裡面,但是又似乎不僅僅是這樣,反正不管從哪個角度都看不清水裡面的情況。而現在是夜晚,那就更不用說了當初榮青就是腦袋發熱才不管不顧跳了進去,但當時他的修為已經是築基後期,就是因為遲遲邁不進金丹期才會這麼煩惱,以他當時的修為游到中間完全不成問題。至於現在……
  榮青解開包袱放在地上,深吸一口氣,噗通一聲跳了進去。他就是九珠的主人,自然不論怎樣都要拿回自己的東西。
  雖然上輩子一直沒有辦法滴血認主,但估計也是因為法器本身的特殊性。在這種與世隔絕的地方,如果沒有自己意外發現了九珠,這樣的法器估計幾十萬年都不會有現世的機會。這一世他總會找到辦法認了這法器!
  快遊到深潭中間的時候榮青已經有些痛苦。這潭水有點古怪,他當初以築基後期的修為跳進深潭的時候感覺就差不多,現在自己還不到築基期,居然也是這種感覺,似乎這潭水可以忽視修真等級,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九珠有關係。
  和記憶中的一樣,九珠就靜靜躺在潭底的小山坡上,散發著淡淡的紫光,水波湧動折射著柔和的月光,讓眼前的景象變得更加夢幻。
  榮青心中頓時有了一種好像見到親人的感覺,忍著快要窒息的痛苦一把抓過九珠,下一秒,他就渾身乾爽地出現在岸上,如果不是他的右手還緊緊抓著一條紫色的手鏈,他幾乎以為剛剛做了一場夢。
  這就怪了,上輩子他拿到九珠之後是遊回岸邊的,還差點掛在半途,怎麼這回就直接回來了?而且身上也幹了?
  榮青低頭看著這一串散發著盈盈紫光的珠子,眉頭一挑,難道這東西也懂得一回生兩回熟

第7章 化形丹
  不再浪費時間,榮青席地而坐,把九珠戴在手腕上,閉上眼睛將神識探進顏色最淺的那顆珠子裡。
  幸好這第一顆珠子對等級沒有限制,即使在練氣期也能打開。至於第二課珠子,他到了金丹期都還沒有打開……
  珠子的儲物空間很大,一般的儲物法器也就是一個小房間那麼大,但是紫珠裡的幾乎就是一小方天地。這裡有田有水,就是田裡沒種東西,至於水裡有沒有什麼,榮青沒下去看過。小天地裡有藍天有白雲,看不到太陽,卻非常明亮。
  田地西側有一間其貌不揚的小茅草屋,就跟普通農戶住的屋子差不多。打開門,裡面的擺設也非常簡單質樸。
  但是在正對面有一個靠牆的架子,架子上全是一格一格的,擺放的不是書也不是什麼小擺件,而是一瓶瓶丹藥,瓶子的顏色不盡相同,按順序有白色、綠色、藍色、紅色、黑色、紫色,瓶身上還都有金色的紋絡流轉,而且越往後的顏色那種金色的紋絡越明顯,估計就是裡面裝的丹藥越厲害的樣子。
  一排是一個顏色,每一排又有二十瓶,這一面架子足足有一百二十瓶丹藥,而且用這種特質的寶瓶裝著防止藥香洩露藥力流失,不用看也知道即使是第一層的白色瓶子的藥丸也一定是外面求而不得的珍品!
  上輩子榮青還有完全研究透這些丹藥是做什麼的,因為要搞清楚這些丹藥的功用他就得拿出一顆掰開了揉碎了研究,這麼寶貝的東西!捨不得呦!
  不過有一種丹藥榮青已經確定了功用,那就是第三排藍色玉瓶中的丹藥,那是妖修專用的化形丹。
  一般情況下妖修到了金丹期才能化形,而修煉到金丹期,人修通常需要百年,妖修則需要千年。
  人修與妖修相結合就很難有後代,差不多是萬分之一的概率。而就算有後代,能夠以人類形態出生而又覺醒妖修血脈的幾乎只有百萬分之一。在這樣重疊的概率下,十幾萬年可能才出一個覺醒了妖修血脈的人修。
  說是妖修,是因為人修一方根本不接受覺醒了妖修血脈的人修。但歸根結底,不過是因為這樣的存在太強大,讓他們嫉妒又覺得被威脅罷了,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化形前妖修總要躲在各種各樣的地方修煉避免被人類修士發現然後群起攻之,因為妖修渾身上下都是寶。
  但是一旦化形,同級的人修絕對不是妖修的對手。那時候妖修們才敢公開露面,然後到加入妖修門派一邊尋求庇護一邊不斷強大。
  榮青作為人修與妖修的結合,從剛出生開始就是人形,如今又覺醒了妖修的血脈,修煉天賦驚人,但就算這樣,他也要到金丹期才能幻化出妖修的本體。

登入後可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