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穿越到x點文中,得到了一個聖父系統。
從此,姜雲走上了今天救黑化原文男主,明天救一個喪病反派的生活……

1,1V1主受,精分攻x吐槽受
2,萬人迷受,無腦蘇,主角渣
3,無邏輯神展開很不正經的修真文_(:□」∠)_

內容標籤:
搜索關鍵字:主角:姜雲 │ 配角: │ 其它:

編輯評價:
姜雲剛穿越到某x點文就差點被主角一劍戳死,好在還有個聖父系統救了他一命,可是這個聖父系統竟然只救顏值高的人!姜雲在接二連三救了仇人後,最後不小心還把自己送給了某個貌美的反派。本文文筆流暢,劇情出其不意。語言詼諧,使人忍俊不禁,適宜在閒暇之時觀看。
==================

第001章

《仙道魔途:站在食物鏈頂端的邪帝》是一本起點升級文,本來是愉快的曖昧後宮爽文,男主也是走扮豬吃老虎路線,雖然算不上好人但也沒有壞到徹底。但在其作者被女友甩了之後,這文就走向了神展開之路且一去不復返。
在之後的劇情裡,男主邵紫延突然被溫柔師姐和小師妹聯手背叛,而原本慈祥的師父竟然想奪舍自己,還被好基友無情的陷害,總之在種種苦情之後終於徹底黑化。
在被趕出門派後,邵紫延在隱蔽山洞中得到了一個魔修修煉法決。此法決威力極強,可以越級打人(越級打人可是主角的專屬福利),用生吃金丹元嬰的方法來快速升級。
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打死了師兄搞到了去秘境的傳送符,然後將其中試煉之人全部殺(chi)光,比魔修還要喪心病狂!
看到男主無情的把文中(目前)第一美人郁夢菡師姐給亂劍戳死後又冷笑著將元嬰給掏出來的時候,姜雲險些把手機給砸了。
那可是出場以來他最喜歡的女性角色了啊!!
那麼溫柔,絕美,修為又高的郁師姐啊!不就是之前因為作者抽風才背叛了一下主角嗎,以後肯定會洗白的,怎麼可以就這麼死了!
而且不要文名有食物鏈頂端的就真的寫男主吃人好嗎!
姜雲堅持看了下去,直到看到結局前一章,師姐也沒有復活的預兆,而且後期出現的美人都被男主給捅死了……這男主簡直活該孤獨終生。
姜雲憤怒的在文下罵作者是傻逼,並強烈要求寫個將師姐復活的番外後,才安心的上床睡覺。
……
等他再次醒來,就發現自己正站在懸崖邊,身旁還倒著幾個被亂劍戳死之人,而對面正站著一個穿著藍色道袍的青年,在狂風之中連衣擺都不動一下。
他生的極為俊美,但眉宇間卻帶著幾絲邪氣,硬生生破壞了週身的仙氣,整個人都充滿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看著姜雲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什麼死人。
幾乎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姜雲腦海中就浮現出了仙道魔途中主角的外貌描寫。
其實之前他就想吐槽了,為什麼最近X點文裡的主角越來越美,特別是《仙道魔途》裡的主角,有時候作者甚至不要臉的描寫男主的姿色可以和郁師姐媲美。
等等,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他穿越了Σ(□ °□ °;)□在姜雲這麼想的下一瞬間,龐大的記憶碎片便湧入他的腦海之中。
原來他穿書了,還是穿成了《仙道魔途》裡的一個連名字都沒有,被主角無情戳死的炮灰……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這身體的原主竟然是合歡宗派去正派的臥底。本來是想搞師兄師弟的,結果出師未捷身先死,還沒做什麼十八禁的事情就遇到了男主,不幸便當了。
姜雲有點慶幸自己還沒和師兄師弟發生什麼不和諧的事情……但,現在,男主就在對面站著啊喂。
本以為下一刻就會被男主戳死,但那邵紫延在原地站著半天卻動也不動,彷彿被人點了暫停鍵一般。
姜雲毫不猶豫的轉身想要離開,然而他卻發現自己也動彈不得。
【恭喜宿主綁定聖父系統,十秒鐘後時間將開始流動,請宿主做好準備,十,九,八,七……】
「等等!」姜雲雖然搞不太懂是怎麼回事,但還是趕緊開口道:「讓我走,我現在留在這裡會被主角打死的啊!」
【在系統光環下宿主你是不會死的。】
姜云:「……」這麼直接的說出了這種話真的好嗎!
【死了也可以在復活點復活。而且不但如此,我們還可以使用復活,升級,開掛,易容,變身,瞬移等等高級功能。】
姜云:「……」雖然聽起來很厲害好像馬上就要升級打臉成為龍傲天大收後—宮的樣子,但總感覺哪裡有點不對的樣子。
很快,倒計時就完畢了。姜雲本以為會讓自己開掛吊打一下原文男主邵紫延啥的,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那道元氣凝結而成的劍芒猛然刺入他的右肩。在這股大力的作用下,姜雲直接飛了出去……掉下懸崖了。
姜雲表示,說好的開掛呢!
【由於宿主還未救下一個人,所以無法使用外掛。】
所以就讓他被甩飛嗎!不過說起來邵紫延沒生吃他的金丹或者元嬰什麼的,系統還是起到了一點作用的吧……姜雲這麼安慰自己。
【那是因為,宿主的修為只有築基期】
姜云:「……」為什麼要告訴他這麼悲傷的事情QAQ
就這樣,築基期的,由於身受重傷(?)都無法御劍的姜雲,就這麼繼續朝懸崖底下摔去。
————–
作為魔修的領地,陵岳界的條件極為惡劣,靈氣十分匱乏,甚至連田地都生長不出作物,一眼望去都見不到幾分綠色。
而在這樣的地方,卻有一人正坐在延綿不絕的花海之中悠閒的喝茶,他穿著如雪的白衣,皮膚有些病態的蒼白,眼角有著殷紅如血的淚痣,正慵懶的品味杯中的茶水。
一旁的侍從緊張的雙腿都有些顫抖,昨日只是因為茶水的溫度略高了些,那個倒霉的前任侍從就被當場拖走成為這花海的養料了。
要知道這裡的花可都是要用屍體做養料,鮮血澆灌才能活下來的魔花,在那美麗的外表下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的性命。
但這結局還說的上是好的,若真的惹少主生氣的話……侍從轉頭瞄了一眼少主身後站著的數個身著黑衣的青年,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了起來。
眼看著少主抬起了頭似乎要說話,侍從緊張的都要跪下了,卻在這時,一個人忽然憑空出現,猛地砸在了桌上。那數百上品靈石才能買來一兩,需要用靈泉沖泡的茶水在衝撞之下灑了一地。
「!!!」侍從腿一軟就跪下來了,雖然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人是怎麼衝破谷外結界闖進來的,但如今敗壞了少主的興致,在場的人怕是都得死。
姜雲的心情是崩潰的,他剛剛摔到一半就眼前一花,還沒來得及感受一下瞬移是什麼滋味,就這麼撞在了堅硬的桌子上……他的腰啊QAQ感受到周圍的氣氛不太對勁,姜雲戰戰兢兢的抬頭,就對上了一個有著驚人美貌的青年的雙眼,然後他注意到了青年眼角下的淚痣。
這一瞬間他想起來了!
《仙道魔途》這本文那不要臉的作者除了喜歡讓男主殺妹以外,還特別喜歡寫顏值超高的反派,好幾次姜雲在糾結反派這麼絕美到底是不是女扮男裝的時候反派就被男主打死了……最後他學會了不要對這個作者抱有任何期望。
而眼前這個很有氣質的淚痣美人,正是原文裡的反派之一顧雲斐,此人有著絕美的容顏,乍一看很純良,但性格卻十分喪病。最喜歡的就是抓來修士將他們煉製成傀儡,然後再放到正派的地盤看這些人互相殘殺。
之所以姜雲對他的印象如此深刻,不是因為他性格多蛇精病,而是因為作者每次在顧雲斐出場的時候都用500字描寫其外貌有多麼絕美,導致他當初看的時候總是懷疑作者是不是在湊字……總之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麼瞬移到這個boss面前了啊!
對方在劇情一開頭就已經是元嬰期吊炸天大能了,而自己……一個築基期的鹹魚,姜雲面無人色,表示自己已經做好死回重生點的準備了。
旁邊的侍從終於反應過來,急忙站起身就要對姜雲動手,「少主,屬下這就把這擅闖之人拖到花圃裡做肥料。」
「不必。」顧雲斐緩緩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抬起正躺在桌上裝死的姜雲下巴,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看上去十分溫文爾雅,他說:「我呢,剛好還缺一個給花澆水的僕人。」
姜云:「啊?」
這個發展好像有點不對啊。

第002章

姜雲沒有想到,自己一個肩負系統外掛的穿越者,一個充滿著主角氣質的人,一個注定要拳打原文男主腳踢反派boss的(?)人生贏家。在穿越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竟然是在反派boss花園裡給花澆水。
侍從撿回了一條命,看著姜雲的眼神都親切了很多,在發現姜雲肩部的傷口時頓時臉色一變,急忙就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瓶丹藥交給了他。這陵岳界中靈力中雜質太多,想要療傷還是使用丹藥最為方便。
姜雲心中大為感動,沒想到一個陌生人都願意如此幫助自己。
侍從講解道:「這些花卉都是五品靈花,最喜歡的便是帶著靈氣的鮮血,若是你直接帶著傷口進去,怕是就再走不出來了。」其實換做別人他才不會這麼關心,只是這小子要是死了沒完成澆水的任務讓少主不開心了那就可怕了。
「……!!」姜雲嚇得把一瓶丹藥都磕了,轉頭看了一眼那美麗的花田,暗想真不愧是反派boss養的花,和主人一樣外表美麗但實際上卻都很狠毒。
姜雲在花田旁運功打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就會了這種修真世界的高級技巧,在消化完丹藥蘊含的靈力後,右肩處駭人的傷口已經癒合的不留半點痕跡。再換上一身侍從提供的衣服後,他終於要開始澆花的事業了。
侍從又過來對他警告道:「你最好聽少主的吩咐來做事,否則惹怒了少主,到時可不知道會有什麼懲罰了。」
姜雲聞言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那邊喝茶的顧雲斐身後站著的數個黑衣青年。這些黑衣青年看上去似乎沒有修為一般,一直站在顧雲斐身後,眼都不曾眨一下,想必他們就是顧雲斐用修士煉製成的傀儡了。
想到自己竟然待在這麼喪病的反派身邊,姜雲的胃都要痛了,他一個小小的築基修士哪裡敢和反派對著干啊。
——
雖然姜雲已經做好了可能會很危險的心理準備,但他沒想到只是澆個花而已竟然這麼可怕。
此時他正小心翼翼的踩在飛劍上,將儲物袋中血紅色的石頭(姜雲並不想深思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做的)朝花海中丟去。
只見原本平靜的花海頓時起了變化,數根紅絲從花海中飛起,猛地刺穿了那紅色石頭,頓時爆開了一陣血霧,如同下雨一般灑落在花瓣上。
在吸收了石頭中的血色霧氣後,這些花朵頓時興奮了起來,紅絲在空中亂竄,好幾次險些纏到姜雲身上,姜雲想起那石頭的下場就一陣發冷,不得不用生疏的技巧操縱著飛劍四處躲避……他感覺自己的御劍技術簡直是直線上升。
姜雲產生了退卻的念頭,想問系統還可以不可以再瞬移跑路,然而系統卻表示之前那次瞬移已經將能量用的七七八八了,現在只有完成任務才能繼續使用瞬移功能。
姜云:「……!」這個鬼地方連個人都沒有還做什麼任務啊。
等到丟了數十顆石頭後,姜雲已經筋疲力盡,體內那本來就不怎麼多的靈氣也快要耗盡,而眼前的花田還是那麼的大,像是大海一般看不到盡頭。
而此時,顧雲斐正坐在椅子上,品嚐著新送上來的茶水,瞇著眼望著前面花田中搖搖晃晃躲避著攻擊的姜雲,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樣。
雖然顯然顧雲斐的心情很好,但旁邊的侍從還是忍不住擦了擦額頭的汗,他作為一個早已辟榖的修真之人,看著姜雲那樣子都緊張的差點胃疼了。
姜雲起了退卻的心思,一個沒注意飛劍卻被紅絲纏住,想要用靈力將其震開,但卻因為之前消耗過多而無法抽出靈力,頓時整個人就被紅絲拉扯著朝花海中摔去。
就在姜雲的臉要和那些花朵接觸的一瞬間,地上驟然冒起幽藍火光,一瞬間那些鮮艷的花朵就被燒的一乾二淨。而姜雲的衣領也被人扯住往後一拉,便落在一個人懷中。
姜雲心驚肉跳的看著焦黑的土地,一邊轉頭看向剛剛幫了自己的人的方向,就看到一張面無表情的臉,一雙漆黑的瞳仁沒有任何光芒。原來他是被這個傀儡給救了……說是傀儡,但看上去和真人毫無區別,只是手的溫度卻冰冷的嚇人。
那邊的顧雲斐抿了一口茶,便轉頭微笑著望著姜雲。
明明對方笑的很是溫柔,但姜雲想起原作裡關於此人的劇情就全身發麻,總覺得顧雲斐的笑容裡帶著什麼深意。
傀儡將姜雲送到了花海邊上便將他放了下來。
「坐下吧。」顧雲斐輕聲道,一旁的侍從眼底露出一絲詫異,動作飛快的上前倒了杯茶放在桌上。
姜雲雖然之前就很嫉妒顧雲斐那副休閒的樣子了,但是叫他和反派一起喝茶這還是太可怕了啊!
「這,這怎麼好意思……」話還沒說完,顧雲斐的眼神就冷了幾分,姜雲立馬坐了下來。
「沒事吧?事實上澆花這件事已經很久沒有人願意做了,大家好像都不願意呢。」顧雲斐歎了口氣,看起來很苦惱的樣子,「為此我還一直煩惱呢,現在好不容易有人來了,當然要小心不要被它們弄死了。」
姜云:「……!」哪裡會有人來啊,不小心就成肥料了吧!
「來,把這杯茶喝了吧。」顧雲斐做了個請的姿勢。
姜雲盯著眼前的茶杯,隔著一段距離都能感受到裡面濃郁的靈氣,但是,但是這可是反派(還是一個喜歡把人煉成傀儡的反派)的茶啊!這真的能隨便喝嗎!
……算了,想必人家反派也沒興趣控制一個築基期的炮灰的,這簡直有損逼格。
於是姜雲放心的喝了一小口茶……頓時感受一股靈氣順著茶水流入體內,瞬間那接近枯竭的丹田就又充滿了靈氣,這喝一口比原主修煉幾時辰吸收的靈力還多啊喂!
等姜雲反應過來之後他已經把一杯茶都灌進肚子裡了,而對面坐著的顧雲斐正笑盈盈的看著他,姜雲不由得老臉一紅,連忙為自己剛剛的舉動道歉。
「沒關係,你要是喜歡喝多少都可以。」顧雲斐說著,旁邊的侍從已經像見鬼似的看了姜雲好幾眼,隨後便過來給他又倒了一杯。
於是姜雲幸福的喝了好幾杯茶,瞬間覺得這個反派也不是這麼可怕了,每天只要澆澆花就能有這種好事,比什麼X點五靈根男主辛辛苦苦種地好多了,就算叫他在這裡幹一年都無所謂啊!
在喝完茶之後,顧雲斐便讓侍從帶姜雲去住處了。
這山谷十分大,亭台樓閣都由靈石打造,湖水波光粼粼,靈氣十分充足,簡直猶如仙境一般。
侍從嚴肅的告訴姜雲哪裡哪裡是禁地不能去,哪裡是去領取靈石丹藥的地方後,就把姜雲安排在僕從下房之中。這下房當然比不上其他靈石打造的樓閣那麼有逼格,但條件也還算不錯。
姜雲沒想到竟然還有領取靈石丹藥這樣的福利,一路上還看到不少神情正常的僕從。若不是他看過原作,還真以為這裡是什麼正道人士的住處了。
情況如此正常,姜雲反而有些不安,總感覺有什麼地方怪怪的。沒辦法安心待在屋中打坐,便想出去透透氣。
一出門他就撞上了一個路人臉的男子被人圍毆,貌似是打劫靈石什麼的。
姜雲頓時精神一振,激動道:「系統,現在正是救人的大好時機啊!」這還是穿來之後第一次遇到有人被毆打,終於可以見識這聖父系統到底是怎麼救人的了。
【作為一個有格調的聖父系統,我們只救顏值高的美人】
姜云:「……」這麼厚顏無恥的系統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聖父系統?!怎麼不乾脆改名叫顏控系統算了!

登入後可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