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哲是某站的一名透明作者,當他在某天收到一條三千字的負二長評後,左哲終於走上了虐主角的不歸路。
  然而,就在他完成實體書定制的當天,他穿了。
  納尼??推倒所有反派,為主角建立一條通往幸福明天的康莊大道?
  好吧,為了不被懲罰,這任務他接了。
  可是誰能來告訴他為毛主角最終還是黑化了!為毛他的終極任務是渣這個黑化的變態啊混蛋!
  內容標籤:穿越時空 情有獨鍾 魔法時刻 異國奇緣搜索關鍵字:主角:左哲 │ 配角:殷羅、各城主 │ 其它:穿書

  ☆、第1章穿越前
  
  左哲是個網文作者,而且還是個透明作者。
  左哲閱文無數,被虐被坑的次數手指加腳趾都數不清。憤怒之下,左哲毅然在綠江註冊筆名開始了寫文生涯。
  問:成為作者的目標是什麼。
  左哲答:成神,而且還是紅得發紫,紫得發黑大神!然後……他人虐我千百遍我要虐他上萬遍啊上萬遍!
  於是左哲懷揣著遠大(虐人)的理想踏上了成神之路。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左哲的第一本書人氣慘淡,在離三萬字就完結時才險險簽約。第二本書有了榜單的加持,數據雖然沒有第一本那麼凶殘,但最終還是進入撲街行列。饒是如此,左哲依舊沒有放棄,完結了第二本後火速開了第三本——《不歸》。
  《不歸》是篇以修行為題材的耽美文,這也是左哲開的第一篇耽美文。《不歸》講訴的是在崇尚能力的異世界紅土大陸上,存在著各個不同的城池,每個城池皆有城主,各城各據一方,互不干擾。城池外還有不少小鎮,各鎮均有世家坐鎮。
  在這塊大陸上,有魔修也有武修,但武修居多,各城城主修習的方式也不一樣。不論是魔修還是武修,等級越高越受人追捧,這裡沒有所謂的皇族,只有強者與弱者之分。而男主殷羅,則是一名武修。
  殷羅還有一個弟弟,但這個弟弟從小體弱多病,也就沒能同紹峰一樣拜入師門。就在殷羅即將出師時,他卻得到弟弟失蹤的消息,殷羅當下就找上了自己的師傅,希望能夠提前出師尋找弟弟的下落。他的師傅並沒有拒絕,而是將一個封印的木盒交到殷羅手上,要求他將這個木盒送到七城之外的一名魔修手上,並告訴他可以向那名魔修打探弟弟的下落,也當是完成出師前的任務。殷羅不疑有他,帶上木盒離開了修習的地方。
  所謂的七城是以七種顏色命名,當然,這不代表這七座城市有著七中不同的顏色,而是左哲這貨太懶,覺得想名字傷腦筋。
  其實,說左哲懶也是絲毫不折損他的,因為這貨寫文重來不寫大綱,都是想到哪寫到哪。就拿這本《不歸》來說,他的腦子裡也只有一條主線——主角帶木盒過七城找魔修。用左哲的話來說:大綱是神馬?能吃嗎?
  對左哲來說,一個故事的開展不僅要主角不停地淬煉,還要面臨各種各樣的阻隔,於是左哲乾脆將七城城主設定為反派。對於反派來說,不僅要有高智商高技能,還必須出得了廳堂收得了小弟打得了主角。他們為主角而生,為主角而死,天生和主角有這樣或那樣的階級矛盾,以達成計劃己任,以推翻主角為最終目標。但當他們計劃失敗,被主角所推翻,他們也就能功成身退了。
  至於小攻……
  左哲:你說神馬?風太大聽不見……
  如今《不歸》進行到主角來到第四個城——綠淼。綠淼城城主主修魔法,也就是為數不多的魔修之一,所謂魔修,等級由低到高則是魔者、魔士、魔師、魔宗、魔尊、魔聖、魔神、天鏡。同理,武修的等級只要將魔換武則可(其實還是左哲這貨懶)。
  無論是魔修還是武修,等級越高越難得,至今紅土大陸還沒有出現過天鏡級別的魔修或武修,就連六階神級也是屈指可數,而綠淼城城主洛天則是魔聖級別。作為一個反派,洛天在得知主角帶著傳言被封印的寶物即將進入自己所轄的城池時,自然會想盡辦法折騰主角。
  在《不歸》裡,可以說主角把所有的美男都遇了一遍,而作為反派七城城主更是各有特色,囊括各種屬性攻,神馬鬼畜攻、偽白蓮花攻、病態攻、冰山攻等等。每當主角進入一個城池,和城主對戲時,讀者們都會眼冒綠光。反派神馬的不要緊啊,只要被主角收服,棄反從正也不是不可能啊親!
  但是左哲絲毫沒有任何自覺意識,仍是寫升級打BOSS寫得不亦樂乎,將各個反派的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也把他們存在的價值利用得渣渣都不剩。
  對讀者來說,他們最想看到的就是JQ,紅果果的JQ,但是《不歸》已經寫了四十多章十多萬字依舊沒有見到小攻的身影,想棄文吧,偏偏《不歸》的劇情又太吸引人,想追文吧,尼瑪都十多萬字了,別說是小攻的身影,就連和主角能發展JQ的小受都沒有出現過一隻。
  於是讀者們怨念了,整天在文下刷評:作者大大,為什麼還是沒有小攻君的身影?求小攻君出現!求JQ!
  作者大大,再不讓小攻出場差評妥妥的!
  作者大大,其實你更應該在點家發這種文吧?沒有小攻是要鬧哪樣!哪怕是來只小受和主角CP也成啊!
  ……
  不過左哲這貨絲毫沒有自知之明,依舊走升級過關路線走得不亦樂乎。這天,左哲把當天的更新發上去後開始去評論區挑評論回復。
  《不歸》打破了前兩本的人氣,幾乎更新之後首頁立即會被評論淹沒,於是左哲得出一個結論:看來小生適合走耽美路線。
  回復完評論後,左哲例行刷新了一下,一條密密麻麻字數上千的評論佔據了左哲的視線。左哲默默瞥了眼那無比刺眼的-2,然後將這條評論複製到文檔中計算字數,三千字,一字不多一字不少,三千字的負二長評,還是左哲寫作生涯收到的第一篇長評,左哲頓時一口老血梗在喉頭,這位讀者君,小生與你有深仇大恨嗎?
  整條長評包含了該讀者深深的怨念,從頭到尾想要表達的意思只有一個——為神馬從頭到尾都在虐小受,為神馬小攻遲遲不出現!
  左哲淚流,他不是不讓小攻出現,而是根本就沒有設定小攻的存在啊摔!
  在評論最後,該讀者特地用重點符號突出了最後一句話——作者大人,你不用設定小攻了,你自動躺倒吧,我詛咒你被主角凌虐千萬遍啊千萬遍!
  噗!!左哲一口老血噴在了屏幕上。
  左哲憤怒了,不單是因為這篇三千字的負二長評,還有評論下的各種凌虐千萬遍+1、+2、+10086、+身份證號架起的一座高樓,想他原本設定主角在最後三個城池被反派小虐一下然後開始各種奇遇,最後喜大普奔,可現在……
  左哲瞇了瞇眼,眼底泛出一絲冷光。想要JQ嗎?小生恩准了!就在這零點零一秒,左哲下了一個可以讓眾讀者噴血的決定——將虐主角進行到底!
  而左哲,也終於走上了虐主角的不歸路。
  為了答謝讀者辛苦寫出來的長評,左哲決定加更!也就是從他加更的這一章開始,主角從被虐到被狠狠虐。不過左哲還算有點良心,在更新的同時也在文案上掛出『本文無CP,結局BE』幾個亮閃閃的大字。然後……這貨果斷關掉後台渣遊戲去也。
  ============
  漆紅木桌上放著一個由黑色晶石雕琢而成的小座架,其上放著一個成年男人拳頭般大小的水晶球。仔細看去,水晶球內顯示的是一副畫面,漫天的黃土僅有幾株雜草,一名身穿玄色衣衫的年輕男子正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年輕男子擁有一張極其俊美的臉龐,他的臉上有一道一寸長的傷疤,但卻絲毫沒有破壞他的容貌,反倒增添出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感。
  「此人便是帶了寶盒的殷羅吧?」
  說話的是一名身穿墨綠色衣衫的年輕男子,他的面上罩著半個面具,只露出一雙薄唇以及形狀姣好的下巴,他的唇色很淺,就連裸露在外的肌膚也呈現出一種病態的白。
  男子身後一名身披黑色長袍的男人恭敬道:「回城主,是。」
  男人一語便道出了男子的身份,他正是綠淼城現任城主洛天!
  洛天薄唇微勾,他長手一揮,桌上的水晶球登時恢復成透明狀態。
  「此人現今僅是五階武尊吧?」
  「是。」
  洛天輕輕一笑,道:「聽說紫煞城、藍海城、青峰城城主都敗在了此人手下,真真是無用至極!你說,如果將此人納入本尊的後宮,是否狠狠打了那三城城主的臉?」
  黑袍男人垂下頭,並無作答。
  修長的指尖輕輕撫下鬢角的長髮,洛天冷道:「去,將此人抓來,本尊要會會他。」
  「遵令!」
  
  ☆、第2章穿越
  
  第二天左哲碼完了當天的更新,再次點開了後台。看著昨天那一章爆了數字的評論,左哲默默捂了捂小心臟將新章放了上去。點開評論,左哲發現昨天那條始終被置頂的三千字負二長評被淹沒在茫茫評論中,首頁上再也看不到那凶悍的高樓,只看到一條條眾讀者留下的各種求JQ的評論。
  左哲根據以往習慣進入後台運行評論區挑評論回復,或許是沒有看到那糟心的高樓,左哲意外的將當天所有的評論都回復了一遍,當他點下最後一個『確定』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了。
  幾乎要被評論玩壞的左哲癱在桌面上,雖說他很喜歡被評論大軍淹沒的感覺,但是一條條回復下來能讓人血槽瞬間清空。
  休息了一會兒後,左哲直起腰將《不歸》的首頁刷新了下。果然,如他所料,昨天還在賣萌求JQ的讀者們炸毛了。
  (□2 網友:陌。評論:《不歸》打分:0 發表時間:20XX-XX-XX 17:11:03 所評章節:43
  作者大人,我們要的是JQ不是QJ,為什麼這一章怎麼看怎麼都像是主角要被QJ的節奏!
  □3 網友:亂入評論:《不歸》打分:2 發表時間:20XX-XX-XX 17:12:04 所評章節:43
  S-M,強制進入,作者大人,你是準備把主角往死裡虐嗎?
  □4 網友:差評評論:《不歸》打分:2 發表時間:20XX-XX-XX 17:12:57 所評章節:43
  看不下去了,從頭到尾都在虐主角,看這趨勢還有LJ的嫌疑。已被作者玩壞,負分滾出!
  ……)
  然而,在這些評論的頂端,原本被淹沒的長評高樓再次矗立在一樓的位置,其根基無法被撼動。
  左哲默默感受著讀者們的怨念不厚道的笑了,QJ算什麼?把主角虐到黑化虐到死才是小生的本意啊哈哈!
  左哲的下限在果奔。
  接下來的幾天,《不歸》在左哲的筆下宛如一匹脫韁的野馬正朝著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著。主角還沒進入綠淼城就被守衛打了個半死,原因很簡單,他交不出入城費。其實這也不能怪主角,他在出青峰城時就受了重傷,他帶的錢也在逃亡中丟失了,他原本打算著進入綠淼城後再想別的辦法,卻沒想在城門口就被堵住了。
  在紅土大陸,不論是魔修還是武修,等級高的對等級過低的人總有種輕視的感覺,越是等級高的,自尊心也越強,主角也不例外。他和守衛整整有三個階的差距,說話難免傲氣了些。這傲氣不要緊,囂張慣了的守衛可不是好相與的,當下就和主角動起了手。身受重傷的主角面對圍攻很快就見了下風,守衛們一邊毆打著主角,一邊用難堪的話語辱罵著他。
  就在主角被守衛打個半死時,城主左護法出現了。對於守衛們施暴行為左護法並沒有多加言語,他徑直拎著主角往城主府飛去。
  被帶進城主府的主角還以為自己被好心人所救,正要感謝身上的衣服卻在頃刻間化為灰燼,隨身攜帶的木盒也落在了城主洛天的手上。緊接著在洛天挑剔的評論下,主角被洛天告知即將成為他後宮的一員。對此主角自然不會願意,反抗中主角觸怒了洛天,不僅受了頓鞭子,還被洛天施展的魔法虐得死去活來。
  暴怒中的洛天決定就地佔有主角,就在他即將得逞時,絕望中的主角突然覺醒了體內的魔法元素,身上的傷也瞬間治癒。在紅土大陸,從未出現過能夠魔武雙修的人,所以對於主角的魔法攻擊洛天一時沒能反應過來。有了魔法的加持,就算洛天比主角高了一階,最終還是敗在了主角的手上。
  這次主角沒再留手,用了最殘忍的手法滅了洛天,在離開綠淼城時,主角甚至將當初辱罵過他的守衛通通絞殺。
  至此,主角正式踏上了黑化之路。
  看到這裡,被左哲虐了半死的讀者們終於鬆了口氣,雖然主角手法殘忍,但在那種情況下也勉強算是情有可原,並且眾人都在猜測已經走到這種地步的主角必攻無疑了。就在他們以為覺醒了魔法的主角終於開始走上同即將出現的小受發展JQ的道路時,左哲再次開虐了。
  為了讓魔法攻擊和最先修習的武力結合得更加完美,離開綠淼城的主角刻意放緩了速度。在進入黃巖城之前,主角的魔法雖然只達到了三階水準,但配合上他的武力,要想打敗一個六階武聖或魔聖卻不是難事。
  有了前幾次的教訓,主角顯然低調了不少。進入黃巖城後,主角便開始打聽弟弟的下落,這是他每到一個城鎮必做的事。
  出於主角的意料,黃巖城城主凌楚在得知主角後立即派人八抬大轎地迎進城主府,並嚴明會幫助主角尋找弟弟的下落。對此主角自是感激異常,短短幾天就和凌楚成為交心兄弟。
  但主角萬萬沒想到凌楚不過是在欺騙他罷了,目的就是為了他手上的木盒。在一次酒宴上,凌楚見被灌了半醉的主角盯著侍酒的一名少年看當下心生一計,凌楚特地將放了催情藥的酒倒出和主角共飲,主角藥效發作後凌楚竟然帶著主角和那少年玩起起了三飛。
  看到這裡,《不歸》的評論區再次炸開了鍋,這也不能怪眾讀者激動,而是左哲這貨頂著河蟹大軍的壓力將三飛寫得太過具體,雖然一小時不到就被鎖了章節,但也是這短短的一小時左哲瞬間被評論大軍淹沒了。看了二十多萬字沒見到一絲JQ的讀者們猛然吃到一鍋份量十足的肉,自然是激動不已,當然,還是有不少讀者討伐主角太過隨意的行為。一時間支持的反對的都有,唯獨少數一部分沒追得上河蟹大軍的讀者們在各種評論下求肉。
  就在讀者們就主角是否有節操一事討論得面紅耳赤時,《不歸》再次更新了。
  那少年最終沒能挺過主角和凌楚的折騰當場橫死,恢復意識後的主角在看到一室的糜亂後頓時驚怒,和凌楚的爭執中,主角得知自己是被下了藥當場和凌楚割袍斷義憤然離城,然而謀劃了這麼久的凌楚哪肯輕易就放主角離開?當下露出真面目派人圍堵主角,主角寡不敵眾在重傷了凌楚後也被抓了起來。
  凌楚被傷自然是怒不可遏,他先是將主角關了小黑屋,待到傷勢恢復才放主角出來,那時候主角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凌楚卻殘忍地對主角實施各種刑法,最後將記錄下三飛過程的水晶球拿給了主角看,主角殘留的意志瞬間崩塌,他身上波動的魔法元素竟然呈現出黑色。凌楚驚覺不妙,但他還沒來得及逃脫就被暴走的主角撕成了碎片。
  《不歸》發展到這裡已經完全不能用神展開來形容,眾讀者也慷慨激昂地表示自己的血槽再次被左哲清空。但左哲似乎虐主角虐上了癮,在接下來的劇情中,左哲將凡是能想到的虐人的方法都施展到了主角身上,而主角也如願的徹底黑化了。
  赤炎城是七城中最後一個城,城主赤炎也是七城中能力最高的,他是紅土大陸上為數不多的武神之一。
  此時的主角武力已經達到六階武聖,魔法則是五階魔尊,儘管如此,他卻不是赤炎的對手。不論是魔修還是武修,越到後面進階越難,尤其是在五階之後,資質好的,從五階進階到六階都需要一二十年。而從六階進階到七階卻是難如登天,稍有不慎面臨的將會是爆體而亡,這也是紅土大陸上七階神者稀少的原因之一。
  六階聖者看似和七階神者只相差一個等級,但能力卻是天差地別。主角幾乎是剛踏進赤炎城就被赤炎抓了。赤炎這人沒別的愛好,就愛征服強者,不僅要他們為他所用,還得隨時做好成為他胯下之人的準備。
  主角不僅面相好,還一路斬殺了三個等級比他高的城主,正好對了赤炎的胃口。不過赤炎在抓住主角後並沒有立即壓倒主角,而是用各種手段折磨主角,比起凌楚的手段可謂是有過之無不及。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主角心甘情願躺倒任他壓。
  在赤炎看來,讓主角低頭比壓倒他更有趣。在極致的虐待自己折辱後,主角終於徹底崩塌,最終和赤炎同歸於盡。
  於是,《不歸》完結了,並且如左哲在文案上所言『本文無CP,結局BE』,當真將標題《不歸》的含義發揮得淋漓盡致。
  面對這種能讓人噴滿屏大姨媽的坑爹結局,眾讀者怒了。幾乎只要進入《不歸》首頁就能看見負分高樓,幾乎每個高樓都在表達著同一含義–詛咒後爹作者被主角凌虐千萬遍,而每個高樓下的隊形少則也能看見『凌虐千萬遍+48』,可見讀者們對這種坑爹的結局是如何不能接受。
  可惜左哲這貨完全不在意,反而對這個結局無比滿意,甚至開始整理稿子定制封面準備弄出《不歸》的實體書。
  這天晚上,《不歸》的實體書定制已經進行到最後的確認工作,饒是外面電閃雷鳴,也絲毫影響不到左哲的積極性。看著後台快速轉動的小菊花,左哲會心的笑了,到這一步,《不歸》的實體書定制全是徹底完成了。
  左哲伸了個懶腰,拿出手機撥了好友的電話,準備叫人出去喝上一杯。
  「辟啪」一聲巨響,只見窗外閃過一道藍光,左哲只感覺空間一陣扭動,等他再睜眼時,眼前已經不再是被他折騰了三年的顯示器,而是一扇威武的城門。
  左哲:「……」
  【系統:推倒反派任務開啟。
  玩家:左哲
  性別:男
  年齡:二十一
  職業:網文寫手
  任務:嫖盡反派
  目標:讓主角殷羅順利過七城,見魔修姚湛】左哲:「……尼瑪,拍電影嗎。」
  
  ☆、第3章渣紫煞城主
  
  左哲一手抓著手機,一手捏成半殘的鼠標,滿臉黑線地望著虛空中出現的透明面板,一個清脆的聲音不時在腦子裡迴盪。
  【系統:主線任務確保主角殷羅安全過七城任務開啟。
  支線任務開啟
  支線任務1:推倒紫煞城主紫煞
  目標姓名:紫煞
  性別:男
  年齡:(系統計算中)
  職業:紫煞城城主
  段位:四階武宗
  ……】
  左哲嘴角抽搐地望著那一排排介紹紫煞信息的歡脫字體,數萬匹草泥馬從戈壁灘奔騰而過。他不過是打了個電話而已,誰能來給他解釋下現在這是要鬧哪樣啊摔!
  【系統:距離殷羅出現還有半個月,親,抓緊時間喲】喲泥煤!
  左哲咬牙切齒盯著不遠處那扇威武雄壯無比熟悉的城門,因為紫煞城是他寫到的第一個城,他當時把紫煞城描述的特別詳細,就連城門上有八十一顆銅釘也寫了上去。
  (紫煞城城牆高三丈,築成的土是用羊血和米湯攪拌並加以燒製,整棟城牆隱隱透著寒光,硬可礪斧。城牆正中間是一扇注有八十一顆銅釘的深紫色城門,遠遠望去,威武異常。
  ——選自《不歸》)
  威武異常……左哲嘴角抽搐,惡俗異常好嗎!他現在開始懷疑當初是怎麼把這種惡俗的城門寫出來的,明明幻想的時候感覺很拉風,但真正出現在自己眼前時卻怎麼看怎麼覺得惡俗。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口胡!
  左哲再次望向一左一右手持長矛的守衛,不論是裝束和武器都和他當初在《不歸》裡描述的一模一樣。左哲倒退兩步低聲呢喃:「一定是我整理定制入魔了,現在的一切都是夢,是夢!」
  【系統:支線任務生成完畢,三秒後為玩家更換裝備。
  3,2,1……】
  左哲默默地望著身上的白色長袍,他抬起握鼠標的手伸出一根手指勾開衣襟,入眼的是傳說中的白色裡衣,再勾,依舊是白色,繼續勾,好吧,最裡面是他的身體……
  左哲緩緩放下手,只見他額頭慢慢冒出青筋,緊接著左哲猛地將手上的鼠標摔在地上怒道:「TMD!玩穿越嗎!老子的淺灰色連帽衛衣套裝呢!套裝呢!裝呢!呢!」
  【系統:玩家自帶裝備鼠標脫落,系統自動接收,三秒後接收完畢。
  3,2,1……】
  左哲眼睜睜地看著地上四分五裂的鼠標在三秒倒計時後消失不見,然後淚流倒地,尼瑪,老子守著電腦搶購的無線吶!系統,你這個殺千刀的混蛋!
  【系統:受到玩家惡意攻擊,計算好感度中……
  好感度計算完畢,計算結果:-∞】
  「!!!」

登入後可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