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少爺,莊家人來退婚了。」
「我那位據說傾國傾城的未婚夫終於決定把我甩了嗎?」
「我想是的。」
「我去看看這位傳說中的大美人,鑒定一下這傢伙是不是如傳說之中的那樣360°無死角,怎麼看都是一幅畫,需不需要我這雙妙手,來替他開個眼角,磨個腮幫什麼的。」
「事實上,他沒有來。」
「他沒有,退婚居然都不來,真是個缺德的賤貨。」
「他一定會遭報應的。」
————
整容醫生穿成廢材大少,強勢崛起,震驚天下。

重生之廢材來襲的關鍵字:重生之廢材來襲,葉憶落,祁少榮,莊昊

第1章 發配
官道上。
十幾個護衛保護著幾輛馬車,朝前走著,最大的馬車之中,赫然坐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孩。
「少爺,實在太可憐了,侯爺怎麼能狠的下心。」
「少爺,怎麼說都是侯爺的兒子啊!侯爺,居然把少爺,發配到那種地方去。」
「少爺才六歲啊!他還這麼小就被發配到這種偏僻的地方,要怎麼辦才好啊!」
「沒有辦法,誰讓少爺是魔武廢人呢,要不是少爺不爭氣,侯爺也不至於做出如此決定。」
「少爺,為什麼會是魔武廢人呢,明明老爺和夫人的天賦都很好啊!」
「少爺太倒霉了。」
「少爺,和莊家那位少爺有婚約啊!聽說,那位少爺被測出來是七系魔法師呢。」
…………
祁少榮聽著兩個侍女哭哭啼啼的議論,緩緩勾起了嘴角。
祁少榮歪著頭,靠在車廂上,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兩個女子究竟為什麼哭呢?同情他,還是在悲歎自己的命運,跟著他這麼個不受寵的人一同被發配出來,前途堪憂了。
祁少榮放下了車簾,閉上了眼。
祁少榮歎了口氣,前世他出生中醫世家,可惜,在西醫大行其道的年代裡,中醫舉步維艱,發展到後來更是西醫殺人無罪,中醫救人無功,很多病人都是萬般無奈,才會選擇將中醫當成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旦中醫不能救,就大罵中醫是庸醫。
他爺爺做了一輩子的老中醫,看中醫沒落,常常憤世嫉俗。
從小,爺爺就在他身上傾注了無數心血,要他以振興中醫為己任,一生都致力於將中醫發揚光大。
祁少榮兩歲還在吃奶糊的時候,便被逼著背誦各類中醫醫書,每次奶糊滴在醫書上,都會被他那眼裡揉不得沙子的爺爺打手心。
五六歲別人家的小孩都在玩沙子的時候,祁少榮已經在一堆中藥裡打滾了,每次弄錯藥方,背錯醫書,他那個做事一絲不苟的爺爺都會擺著一張他好像害死患者的臭臉,對他進行各種懲罰,在各種慘無人道的折騰下,祁少榮十六歲,便已成為了中醫聖手。
十七歲,祁少榮陽奉陰違進入了西醫學院進修,將他那個擁護中醫的爺爺,差點氣死,祁少榮用一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勉強堵住了他爺爺的嘴。
畢業之後,老頭子三令五申,要祁少榮成為一名中醫。
然而,那個時候,祁少榮剛好進入了遲來的叛逆期,祁少榮進入了整容醫院,成為了一名知名的整容醫生。
祁少榮在整容術之上天賦極高,塑造出了不少絕色美人,名聲傳開之後,不少明星都私下裡找他整容。
老頭子得知他成為了整容醫生,氣的直接進了醫院。
祁少榮去醫院探望老爺子的時候,老爺子臉紅脖子粗的數落了他三個小時,
據照顧老爺子的護士說,在他來之前,老爺子好像要斷氣了一樣,他一來,老爺子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一下子就中氣十足了,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跡。
而後,祁少榮在老爺子三令五申的威脅之下,終於放棄了整容世界,然而他還未能如老頭子所願,成為一名正統中醫,創立了一個化妝品品牌,售賣各種化妝品。
祁少榮售賣的各種化妝品,廣受好評。
祁少榮的身家,也在段時間內,飛速上漲,國內影響力極大的財經雜誌將他評為了商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品牌的門路打開之後,假貨橫行。
祁少榮記得自己前世生命的最後,一個憤怒的女人將一堆的化妝品砸在了他身上,罵他是缺了大德的,賣偽劣產品,害的她毀容了。
祁少榮還記得那個女人滿臉紅腫,長滿了膿瘡的臉。
祁少榮眼角餘光瞥到那女人砸在地上的產品,商標分明不對勁,這女人買到假貨了,這傢伙買到假貨,應該找造假的人啊!他是清白的。
但是,還沒等他解釋,那女人就把一瓶硫酸潑在了他身上。
祁少榮依稀記得那種刻骨的疼痛,硫酸腐蝕了自己的臉,自己的脖子。
祁少榮深吸了一口氣,老頭子說,不當中醫,他早晚會後悔的,只是他還來不及後悔,就轉世投胎了。
祁少榮這世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就已經有意識了。
還沒出生,祁少榮就知道,他投胎到了一個神奇的世界,存在魔法和鬥氣,他還成為了一個富二代,父親是侯爺,母親雖然是父親的妾侍,但是,地位也不錯。
祁少榮原本覺得自己是時來運轉了,然而,比較可惜的是,他還沒來得及成為一個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就因為進行資質測試的時候,被測出來是魔武廢材,而被掃地出門了。
投胎到這麼神奇的地方,卻成了一個魔武廢人,不能不說,這是一種悲哀。
不過……祁少榮掏出了一面小鏡子,對著鏡子照了照,瞧這小臉,長的多俊啊!這要是換在前世,早該有人來請自己去拍電影了。

第2章 退婚
顏十年後。
「少爺,莊家人來退婚了。」祁恆走了進來道。
躺在搖椅上,敷著面膜的少年,懶洋洋的道:「我那位據說傾國傾城的未婚夫,終於決定將我甩了嗎?」
祁恆點了點頭,道:「我想是的。」
「哦,有一個魔武廢材的未婚妻,那傢伙也夠倒霉的啊!」祁少榮懶洋洋的道。
「怎麼會,那是那傢伙的福氣。」
「那倒也是,沒有我這樣的廢材,如何能顯得他那樣的天才彌足珍貴啊!」
祁恆:「……」
「我去看看這位傳說中的大美人,鑒定一下這傢伙是不是如傳說之中的那樣360°無死角,怎麼看都是一幅畫,需不需要我這雙得天獨厚的妙手,來替他開個眼角,磨個腮幫什麼的。」祁少榮滿是陶醉的看著自己的手道。
「事實上,他沒有來。」祁恆有些遺憾的道。
「他沒有來,他居然沒有來,退婚居然都不來,真是個缺德的賤貨。」祁少榮惱羞成怒的道。
祁恆點了點頭,道:「是啊!這傢伙,真是太賤了。」
「那來的是誰啊?」祁少榮很快恢復了從容的表情問道。
「一男一女,據說是莊昊的朋友。」祁恆道。
祁少榮哼笑了兩聲,「朋友?找兩個狐朋狗友,居然就敢來退我的婚。」
祁恆:「……」
「少爺,你要去見見他們嗎?」祁恆問道。
祁少榮聳了聳肩,道:「見總是要見的,不過,我也不用上趕著去見他們,讓他們等著吧。」
…………
大廳內。
易初雪等的火都不知道上了幾輪,終於等到了人。
祁少榮一出場,就把來的兩人給鎮住了。
祁少榮頭髮五顏六色的,臉上的胭脂厚重的不行。
「祁少,好大的架子啊!我們在這等了半天,祁少才捨得出來見一面。」易初雪皮笑肉不笑的道。
祁少榮笑了笑,撥弄一下自己塗的鮮紅的手指甲,道:「我怎麼說都是祁家的少爺,要是什麼阿貓阿狗來見我,我都上趕著出來見,我會忙死的。」
「你說誰阿貓阿狗呢?」易初雪猛地站起身,語氣陰沉的問道。

登入後可看全文